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别时容易见时难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表白的话
《浪淘沙》——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如果没有惆怅悲痛的思绪,“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的境地应当有无限的美好和惬意,临窗观雨、推盏赋诗的情景足以滋养一个词人满日的闲情。无奈,这是在一个动荡不安的时代,再美好的景色也逃不开时代缚在它们头上的枷锁。景物逃不开时代的束缚,词人更摆不脱时代的枷锁。“一切景语皆情语”,此时帘外的潺潺细雨并非有“雨打梨花深闭门”的浪漫和闲散,它是在叙说“无边丝雨细如愁”的诗语。人世间最无常的事莫过于自然的更迭,而这朝来的寒雨晚来的风,恰如人生一般缥缈无定。   这首词诞生在北宋,却牵动了南唐和北宋两个朝代的情怀,只因为写这首词的人叫李煜。都说“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皆枉然”,可是每一个读遍宋词的人却更喜欢说“宋词不说李煜词,读尽诗词皆枉然”。可见,李后主对宋朝词坛的影响之深。李煜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宋朝人,却在宋朝的屋檐下生存了数个春秋,做了几年宋朝的“侯爷”。“违命侯”这个官阶于他而言是一种莫大的羞辱,让他在宋朝的几年中看遍尘世落花流水,尝尽人间悲欢离合。在宋朝屋檐下苦度春秋,深深地扎疼了他的心。在此期间,他写出了很多关于悲欢离合的绝作,这首《浪淘沙》就是出在这个时期。这些作品奠定了他在宋代词坛中的地位,更为以后的词坛开创了一个时代。不知后主在天有灵,是应该感到欣慰还是悲怆;不知他是否愿意和宋朝纠结在一起。   关于李煜,我们都知道他是南唐最后一位君主,被称为“千古词帝”。南唐,在悠久的中国历史面前或许只是昙花一现,它没有秦朝扫除六合,天下归一的大一统;也没有汉、唐盛世繁华的功绩。它只是一段“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的闪存;是安宁与动乱并在,浪漫与杀戮同行的时代。但是在短短几十年的光阴中,南唐为中国文学史贡献了三颗璀璨的明珠,那便是李璟、李煜、冯延已,而李煜无疑是这三颗明珠中最璀璨的一珠。   作为帝王,他实在不是一个好皇帝,“纸醉金迷”、“夜夜笙歌”这些词汇是后人对他帝王生活的评价。历史对他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任何人都摆脱不了历史的“玩弄”,更何况他身在帝王之家。他本无帝王之心,更何况身为李璟第六子,帝位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无奈他的哥哥们都一个个相继早逝,独留下他支撑这个风雨飘摇的国家。如果李璟留给他一个盛世的王朝,他也不至于做一个亡国之君,奈何南唐到他手里的时候已经是千疮百孔。或许他本不适合做一代君王,他没有韬光养晦、运筹帷幄的气宇,有的只是吟诗作画、诗酒年华的才情。他能成为最好的文人,却担不起一个国家的重担。注定,他要在帝王的宝座上一败涂地。其实,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并不缺少这样的帝王,就像以后的宋徽宗赵佶,上天给了他们不可一世的才情,就绝对不会再多给运筹帷幄的韬略。   作为词人,他光芒万丈。他的词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为王时的词风情思缱绻、香艳旖旎,内容也多写男欢女爱,穷尽“风流帝王”的才情。宋太宗赵光义灭南唐后,李煜寄身在北宋的屋檐下,以亡国之君的身份卑微地活着。在此期间,他遭到宋主多次羞辱,甚至连深爱的妻子也不能保全。他心灰意冷,整天愁绪满面,词风也跟着心绪低沉悲怆,这真是“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的巨大反差。李后主在被软禁的一段光阴中写出了很多流传后世的绝作,后来更因为一句“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断送了身家性命。   这是一场梦,是一个亡国之君重回故土的梦。都说浮生若梦,后主的一生都在演绎梦里梦外天上人间一般的人生,只是今天这场梦,他做得太真实了。是梦总会有醒的时候,醒来不如沉睡,他的心再一次被这场梦扎痛。他说,窗帘外雨声潺潺,春意又将凋残。罗织的锦被受不住五更时的寒冷。睡梦中哪里知道自己是他乡之客,或许这样才能贪享片刻的欢娱。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切莫倚栏凭驻,想起这万里江山自己也曾拥有。离别何等容易,再见却难上再难。我就像江水中凋落的红花跟随春意消逝,昔日我在天,今天却只不过是人间一个渺小的躯体。他什么都失去了,唯一留下的或许只有屈辱的呼吸和满腹的诗情。这样的境地中,他只能做梦,幸亏还有梦。只有在梦里,他还会以为自己是君王,君临天下、诗酒欢娱。   词由心生,透过一首词,我看到了这个人深入骨髓的痛苦。真是故国不堪回首,落花随流水,天上变人间。这一次他醒了,醒得透彻深刻,他知道昔日的辉煌已经不再,别时容易见时难。他开始思念故土,开始思念故人,他的词中透着一种痛苦的领悟。可是醒悟又能怎样,如果时间倒流,结局会反转吗?不会,他还是一个亡国之君,这是他的命。他没有帝王的霸气和谋略,没有高瞻远瞩的胸襟,有的只是风花雪月的才情,他能成为一个绝代的文人,却注定做不了一个好皇帝。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无数个这样的夜晚,他从梦中惊醒,听窗帘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肆意地践踏浓郁的春意,一种寒气浸透了他的身心。其实,这个时候哪能怨恨五更的寒气,纵然阳光普照,春暖花开,他又怎能感受得到?寄居受辱的生活早已让他的心变得如同寒冰一般,他的生活看不到阳光,他没有未来。自古亡国之君的下场无非是身首异处和投降受辱两种,他选择了后一种。他有未尽的诗才,还有值得留恋的妻子,所以他选择苟延残喘的地活着。也许活着对他而言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谁又能懂他的无奈和眷恋?他渴望死亡,又惧怕死亡,死亡对他而言是一种解脱,却也是一种遗忘。但此时,他陷入了一种回忆。回想起刚才做的梦,多么真实,又多么无情。   如果他寒冷的内心只存在一丁火焰,那肯定是回忆。“雕栏玉砌应犹在”,他一直怀念过去在朱红宝殿中彻夜欢娱的场景。所以,他做了这样一个梦。“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他不是寄人篱下的弱者,是君王,受万众膜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边有深爱之人作陪,还有众多文人墨客把盏,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奈何,好梦不留人,醒来后依然要面对惨淡的人生,梦中的一切都何其短暂,痛苦才是无止无尽的。   再无睡意,披衣起身,倚栏凭驻,他看到万里江山依旧美好。可这些美好的事物和他再也没有任何关联,失去的东西再也无力挽回。多看一眼,只会增加心中的愁苦,他说“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人常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流水再无情又怎能比得上人世间的命运转折?如果李煜不是生在一个帝王之家,没有俯瞰众生的地位,没有养尊处优的生活,也不至于如此肝肠寸断。都说朝代的更替最苦莫过于百姓,我却独不如此认为。百姓虽苦,身确却是自由的。如果做了末代的君王,将会承受身心两重的折磨。突然从帝王沦为阶下之囚,任人凌辱,受人宰割,这才是真正的“天上人间”。我相信这一句是后主用泪水挥毫而成。因为痛入骨髓,才会用情真挚,写出如此意境深远的悲凉之句。   与其说后主在描述一场梦境,倒不如说他在用心血哭诉。岁月匆匆,流转的光阴中不仅有落花流水的凄楚,更有国破山河碎的悲凉。这样辗转流离的命运好似“朝来寒雨晚来风”一般缥缈难测。所以他的心在滴血,他的文字在滴血,王国维也评价他说:“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   在后主被软禁受辱的岁月中,除了窗帘外的潺潺细雨,恐怕再也没有其他来客了。他是唯一一个可以让人温柔牢记的亡国之君,虽然失去了国家,却赢得了人心。后人谈起李后主的时候,更愿意冠给他“词帝”这个称谓,“国家不幸诗家兴”这个道理在他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印证,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历史安排一场李煜谢幕、赵宋登场的演义。后主虽然逝去,但他的绵绵词风依旧在宋代词坛中绽放。作为君王,他遗臭万年;作为词人,他光照万世。就在今天,我难掩心中的悲悯,观看了这场百年前的风花雪月。我知道,有些人走了就走了,从不留下任何东西;而李煜,这个集臭名和美名于一身的男子,用血泪泼洒的诗行,至今被多少人追诵。褒贬兼具,天上人间,也许对他而言,这是最好的归宿。   北京治癫痫有效的是哪家郑州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些情况可能会出现遗传呢河北较好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