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迎春花开了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说
一九三八年的松沪会战,他所在的连奉命坚守四方台,与日军激战了三天三夜,击退了日军无数次疯狂进攻,一个又一个战友倒下了,剩下的人,依然坚守着阵地,连长被炸掉了一只胳膊,用另一只手端着从日军那里夺得的歪把子机枪,嗷嗷吼叫着向敌军扫射,一直坚守到掩护大部队撤退,一个连只剩下九个人,他是幸存者之一。后来随军起义,进入到解放军队伍里,参加过抗美援朝,停战后,转业到一家军工厂任副厂长。那九名幸存者,有八名是在抗美援朝中牺牲的,九个人,最后也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每年清明节,他都要到烈士陵园,去祭吊战友。也会到乾坤园去祭奠亡妻和内弟。更是他最最痛心的日子。   这时候,他耳畔响起的总是那一枝新式步枪射出来的那一声清脆的枪声,内弟就是应着这一声清脆的枪声,倒在血泊里的。而更叫他撕心裂肺和终生不能忘怀的是,当天晚上,妻子从关押她的红总司六楼的一间审讯室里,纵身跳下,命赴黄泉。两条鲜活的生命,竟在一天之内,灰飞烟灭,化为一缕青烟,飞上口号声响彻云天的万里长空。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然而,消失的不只是两条鲜活的生命,还有永远无法平复的伤痛,永远无法挽回的罪错,永远无法恢复的亲情。   每当这时候,他会觉得身上曾经中过的十三处枪伤的伤口,又会隐隐做痛,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腰酸腿疼,头昏眼花,特别是到了下雨阴天,伤口处更会发作,会更疼得厉害,走路蹒跚艰难,生活自理也越来越困难,街道委主任帮他请了一个来自农村的保姆,工资不高,是他能够承受得了的。因为一直未能落实政策,他现在拿的还是下放到车间当工人时拿的工资,一个月才只二千多元,除去保姆的工资一千多元,剩下的钱,仅够勉强维持基本生活。   随着国家经济日新月异的飞速发展,人们收入的不断提高,保姆的工资也不断上涨,而李海峰的工资上涨幅度却跟不上保姆工资的上涨幅度,保姆只能遗憾地辞职,去工资更高的人家做了。李海峰的生活陷入了窘境,自己不能上街买菜,也做不了饭,又叫不起外卖,只能每天对付着过,冲一碗奶粉,啃几口干粮,就点干肠咸菜。一天一天捱着这种不是日子的日子,不知道明天该怎么过?不知道哪天是个头?   这时候,他就会面对着挂在房间正面墙上老伴的照片,潸然泪下。三十年了,他仍然无法抹去心头上对妻子深深的怀念,他和妻子白素云,是中学的同班同学,也是一对恋人,他们也是同一大批同学和热血青年,踏着九一八事变的枪声,一起参加了热河抗日义勇军的队伍,走上了抗日救亡之路。白素云不只人长得漂亮,又能歌善舞,一边做着救死扶伤的卫生员工作,一边随时给战士们表演节目,唱歌跳舞,做着宣传鼓动员的工作,深受部队和战士们的欢迎和热爱。解放后,转业到了市群众艺术馆工作,任业务副馆长,曾多次带领文艺宣传队下工厂下农村演出,很爱工人和农民的欢迎。多次获得市委宣传部和文化局的表彰,被选为市妇联常委,市政协委员,区人大代表,也算得上是妇女界的代表人物,优秀人物,帼国英杰了。   所以,对妻子刻骨铭心的怀念,对妻子出其不意的跳楼身亡,李海峰一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无法接受这一残酷的结局。几十年炮火硝烟,枪林弹雨,都走过来了。高唱凯歌的和平年代,竟然会发生那样的悲剧。那样残忍到六亲不认,骨肉相残,丧失了基本人性的史无前例。   他至今也无法接受那种亲情被彻底泯灭的残酷现实,无法原谅那种骨肉相残的疯狂行为。      二   街道委主任又介绍来一个新保姆,年龄也就四十岁刚出头,人长得挺秀气,性格也和善,不笑不说话,一笑,腮边的两个酒窝,也甜甜的柔柔的,叫人颇感温暖和亲切。   大叔,你的情况,委主任都跟我说了,我很乐意在你这做。保姆名叫吴秀兰,温温的声音说,又管吃又管住,还有工资,我求之不得呢。我们是从农村来的,我老公在外地打工,我女儿刚上大学,也在本市的一所大学,我临时住在表姐家,常住也不是个事,租房子,又太贵,能在你老这儿有地方住,省了不少租房子钱,我特别特别乐意。你老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说。饭菜做的咸了淡了,可口不可口,你老只管告诉我。我爸妈去世得早,你老就跟我爸妈一样。我听说你老还在抗战和抗美援朝中立过功,我更有义务好好侍候您了。   几句话说得李海峰心里热乎乎的,直觉得眼圈发酸。自打妻子走后,还没有一个女人,用这样的态度,这样的声音,这样关切地跟他说话。一种亲人般的感觉,油然涌上心头,叫他有了一种亲情回归的感觉。   吴秀兰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李海峰的生活,一日三餐,吴秀兰掉着样做,做的都是李海峰最喜欢吃的饭菜,房间每天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窗明几净,还在窗台上养了两盆他最喜欢的君子兰。妻子活着的时候也特别喜欢君子兰,家里也养了好几盆君子兰。后来,他侍候不动了,几盆君子兰,都干死了。屋子也没了生气。现在,自从吴秀兰到来以后,屋子里又有了勃勃生气。吴秀兰常常一边干着活,一边哼唱着小曲,那些小曲,都是他们这一代人喜欢的老歌曲,常常感染得李海峰也在心里跟着哼唱几句。   有时候,周六周日,正在大学念书的女儿月月,也会跑来帮助妈妈干活,每回来,都会从她们学校郊外的山上,采摘一大把野花,五颜六色,水凌凌,鲜亮亮的,带着露水珠儿,插在塑料做的花瓶里,满屋里散发着鲜花的芬芳。女孩长得很漂亮,一声一声爷爷爷爷的叫,叫得李海峰心里热热的甜甜的,真像自己有了亲孙女一样。特别是他发现,女孩的眉眼身条,和妻子是那么相像,连说话唱歌的声音,都很象很象,他的心头就会掠过一种难以言状的激动又痛楚的情感。   有一天,小女孩从野外检到一只受伤了的小鸟,小鸟的腿折断了,女孩心疼地问爷爷,怎么能给小鸟治伤,李海峰找出创可贴,和女孩一起把小鸟的腿包扎好,又和女孩捉回来一些小昆虫,喂养小鸟,小鸟没多长时间,断了的腿就长好了,李海峰编了个鸟笼,把小鸟装进去,送给小女孩,小女孩却说:爷爷,还是把它放回野外大自然去吧。它的爸爸妈妈一定很想念她呀!不知道怎么着急呢!她也一定很想念爸爸妈妈呢!   对对对对!李海峰一连说了四个对,心里升腾起一股动情的温馨的暖流,更叫他觉得小女孩可亲可爱,也更觉得吴秀兰夫妻两人,能培养出这么仁义这么善良的女儿,这一对夫妻,也一定是个心地善良的人。绝不会是那种人性变成狼性的人。所以,也就更觉得吴秀兰比亲人还亲。所以,吴秀兰向他请假,说她想每天抽出二三个小时,到一家按摩店,跟她的一个老乡学按摩,说她不能老是做保姆,得学会一门技能,以后能找一个更好的挣钱多的工作。李海峰马上说,对对对!行行行!你去吧。是应该学一门技能,有了技能才能找到好工作,一辈子都不用犯愁。我被下放到车间当工人,跟老师付学钳工,后来家里修个什么,再不用请人,自己都能修。连自行车我都能自己修。人是得有点技能,才能活得更踏实。   吴秀兰学习了二个多月,有一天学习回来跟李海峰商量说:叔,按摩的基本要领,我都掌握了,就是缺少实践,叔,你不是说你经常腰腿疼吗,一到下雨阴天就更疼得厉害,都是战争年代落下的病根。你要是不嫌乎,我就先给你做做,看看我是不是真掌握了?看有没有效果,您不怕我拿你做实验吧?   不怕不怕。行行行。你就试吧。李海峰满口答应。   然而,令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吴秀兰只在他身上试了一个多星期,他的腰腿疼就觉得好多了,腰也能挺直了,腿也能迈开步了,身上也觉得有劲了。   其实李海峰也早就听说按摩对他这种腰腿疼有效果,医生也跟他建议过多次,可是,那时候走路都困难,每天去医院治疗,他坚持不了,也只好作罢。没曾想,医生走进了家门,吴秀兰成了他的按摩医生了。他也更觉得吴秀兰不是一个一般的女人,做啥像啥,学啥像啥,心地又那么善良,叫他常常想起妻子,这个女人,跟妻子有些地方,也很像。想到妻子,不能不叫他想起另一个人,那个被他赶出家门,今生今世永不相认的那个人。      三   立新,你来信说你们部队又换防到了新的营地,是不是环境更艰苦了?你总是报喜不报忧,你一定要注意身体,照护好自己,本来你已经够级别,家属可以随军了,我也多想到你身边呀,能多多照顾你,我们也早该有一个完整的家了,现在你在部队,我在城里,女儿在学校,一家分成三下,好在还能经常见到女儿,也对我是一个莫大的慰籍。你不用老说感谢的话,来照顾老爷子,是我心甘情愿的,也是我应该尽的一个义务,一分孝心。令我高兴的是,自打我来以后,老爷子的家变了样,老爷子也像变了个人,吃饭也吃得香了,睡觉也睡得好了,也有精神头了。学了按摩以后,我坚持每天给他按摩,腰腿疼的病,也一天比一天见强。我的按摩没白学。以后到了部队,我还可以给你做按摩呢。是一种很好的健身呢。   老爷子特别喜欢月月,一到周六周日,就问我月月今天啥时候能来家,叫我多做几样好菜,月月每回来,都是连吃带带,老爷子看着月月,眼珠都不舍得离开。真是血浓于水呀!你就一百个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老爷子照顾好的。这也是我们责无旁贷的。能叫老爷子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也是我们最大的愿望。我爸妈去世得早,老爷子也是我们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一个亲人了。何况他当年为了民族解放事业,打过仗,流过血,我们更应该格外敬重,格外孝敬。   你也别老是背着那么一个沉重的包袱,那不光是你一个人的罪错,也是整个时代的罪错。   你来信跟我说,你们部队可能会被派到非洲去执行维和任务,今后的工作会更艰巨更危险,你常说保卫祖国保卫世界和平,是军人的天职,我又怎么能不支持你?这么多年来,你也一直想能到最限苦最危险的地方,去锻炼锤炼自己,想用立功和干出一番事业,将功折罪,去弥补你心灵上的创痛,甚至于总是用苦和累,用危险和死亡来惩罚自己。你十五岁就下乡插队,在地垄沟里一做就是十几年,你一参军就要求到最边远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去。可你却一直放不上背负在心灵上的那个十字架,也一直在想方设法找机会对被残酷伤害的亲情,做些弥补补偿。可是,令我一直非常担心的是,你是一名军人,又是一名领导干部,是带兵的人,是不应该老是沉陷在精神的强烈自责之中的,为了事业和职责,你也必需从无形的痛苦和自责之中解脱出来。做为妻子,我也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你,何况老人是我们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一个亲人,我更是责无旁贷。你们部队肩负着保卫祖国的任务,你又升了职,肩上的担子更重也更艰巨了。所以,你一定得放下包袱,不能叫自己精神上老是有沉重的负担,现在你负的责任更大了,你更要振作起精神,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上。家里的事,你不用惦记,月月很懂事,学习也很努力,还经常来帮助我照顾爷爷。   立新,上封信我跟你了,老爷子的两个肾都长了瘤,大夫说情况不好,说最有效的治疗办法,就是做肾移植,现在肾源又极缺,月月还小,我又配不上型。你说你要损出一个肾给老爷子,我知道你的心情,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想有机会赎罪,做为唯一的亲生儿子,你也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可是,我还是担心你的身体,你现在的工作担子又这么重,又有可能被派到国外去执行任务,所以,我也非常担心。我多希望我的肾能和老爷子配上型能代替你做肾移植。虽然我心里十分不情愿,可我又没有理由阻拦你。好在医生跟我说,人之所以长二个肾,另一个是起代偿作用的。健康人捐出一个,并不会对人有多大影响。用你捐出的肾,能叫老爷子多活几年,是你的孝心,也是我们共同的心愿啊。我又怎么能不同意?   只是这个事,千万不能叫老爷子知道,只能跟他说是一个普通的小手术。   所以,这阶段,你更要好好保养身体,毕竟这也算是一个大手术啊。你还担负那么繁重的工作,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我和月月都很好,勿念。   祝好!   爱你想你的妻秀兰。      四   吴秀兰不得跟老爷子针锋相对,她知道她只有把话说得狠一点,才能说服李海峰。   叔,你要是还这么固执,我可就走了,永远不回来了,月月也不会再来了。有病怎么能不治疗?只是一个小手术,又不是不能治的病。什么你这一大把年纪了,也没几年活头了,活到这个岁数,已经是偏得了。花那么多钱,不值得。几十年前,你就去见过闫王爷,已经迟到了几十年了,也该去了。你瞅瞅你跟医生说的这些话。把医生气着了,咱们还怎么治病?   黑龙江中亚癫痫医院山东有哪些癫痫权威医院松原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导致女性癫痫病发作的因素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