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墨派】青春倒计时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德艺
摘要:毕业季失恋一个月后的一个片段 我坐在电脑前,完成了一些回忆的、期盼的、琐碎的、美好的、幸福的、隐晦的、虚无的、忧郁的、空虚的、混乱的、难言的、伤感的、寂寞的、无聊的记忆与畅想。然后将它们留在心中,祭奠我已逝的青春年华。      8:15PM DAY 4   我坐在电脑前翻阅着一堆有用没用的数据,但愿能在其中揪出一些大考能用的着的内容,不管有没有用,心中算是有些平衡。朋友说,天平座的人,平衡最重要。我朝窗外望望,心中一阵莫名的伤感。又望瞭望手头上的DEMO题,感慨悲叹了一声。   毫无意义的悲叹往往都是因为自作聪明。   我随手给赛发条消息:你丫为嘛老说我神经病!?      6:51PM DAY 4   老妈把饭做好,摆上了桌,一盘接着一盘,在餐桌上点缀着一席美好。老姐夜班,只有老爸我们三人共享。一堆开心与不开心的话题,乱七八糟,陪着饭菜吃过,也记不得什么了。      6:42PM DAY 4   我问发消息给苏三:今天有考试吧?她回:是的,今儿我蹲题。   我心中一阵恐慌,考试的心情突然来袭,有些措手不及。我静下心认真看了会儿书,又沉寂下来安静的思考一会儿,脑袋像充了气的布袋,头胀且充满困惑。不自觉地用眼去瞥某一角落,用手去抓背后的一些空气,当明白过来自己的无助与恐慌时,身体就像崩溃一般瘫痪在床头。      5:14PM DAY 4   10086很执着地发来消息催我缴费。每天如此,一次两三条像不要钱似的挥霍着短信。我的头有些沉,因为熬夜或是失眠或是噩梦,或是其他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之后的事情就像被定格好的镜头在眼前一幅幅的晃动,清醒着读完每一页,明白了之后就像大彻大悟,一切都敷衍了事,满不在乎的样子。      3:40PM DAY 4   我游荡在超市的角落里,窥视着琳琅满目的东西,颜色,形状,气味,无不透露着一股分辨不出的诱惑,充斥出物质世界的庸俗与丑态,却在众生前弥漫着不可名状的气息。   堕落不是一种罪过,只是追随世界的一种形态。   我背起背包走出超市时,天空中微微能看到透露出一丝真实的阳光,然后被模糊不清的云雾遮掩起来,再也分不清哪里还有指引与方向。      9:34AM DAY 4   我发消息给妮子:找到工作没呢?妮子回:没呢...哪有这么容易找啊!我又问:那你现在做什么?回:找工作啊... 我苦笑,发条消息慰问一下:继续努力!      7:23AM DAY 4   闹钟响后三分钟,我慵懒地关掉声响,然后开灯坐起来看表思考起床之后今天的生活如何打发。穿拖鞋,喝水,打哈欠,走到餐厅烧了一壶开水,上厕所,洗涮,然后走到窗前,抬头,天还微微带点未完全褪去的夜色,屋里还是午夜般的幽静。      2:31AM DAY 4   我混混沌沌地在枕头下面乱摸,摸到还在工作的手机寂寞的闪着信号,我胡乱发了一个消息:我又失眠了。我也没注意发给了谁,因为每天早晨我的短信都会全部自动删除。   我是一个不爱留恋过去的人。      1:34AM DAY 4   我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上了一个厕所,回到房间把电脑打开,然后喝了一杯热水,驱赶一下莫名其妙的精神,对着电脑听听歌,看看小说,召唤一些睡意。   我心中总有一些凄凉是用热水暖不热的。      10:10PM DAY 3   我挂起小企鹅,看看在线的好友,心中一阵莫名的寂寞,又一阵脆弱,像暴风雨里的纸片。      8:16PM DAY 3   小安发来消息说:走了,过年见。我回:好的,一路顺风,回来我请。   我们的短信一向如此的简约。      11:56AM DAY 3   我发消息给兄台:听说有人不上网了,景仰一下。发出去不久就收到回信:此话一说,自己也没台阶下。哎,昨晚做梦梦见考研,做的一塌糊涂。我鼓励道:加油加油,哥们我马上都考试,死的感觉都有。回:知道了,唉!   我一个人在街头晃荡一会儿,买了些能填饱肚子的东西,就匆匆赶回家。天气早上还有些阴冷,下午阳光就回来了,照在身上有些暖洋洋的,心中一阵暖意。      10:46AM DAY 3   我问小安:什么时候走?小安说:晚上。我说:不送了,走好!小安说:好的。   我放下书本,揉了揉眼睛,角落里有些清冷,屋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响应。我想我可以做的更好,可总是少了一些东西可以满足心中残缺的虚荣。我没有自责,也没有放弃,只是一味的坚持,一味的努力,然后低头看着密密麻麻的字,眼中带出一丝酸疼。      7:24AM DAY 3   10086像催债的主子,又发来消息说,亲爱的用户请交费。我随口道,没钱。这时连带着又来一条消息,我心中暗骂,打开却是赛的,说:你精神病好了没?我想了想,可能还没。      1:24AM DAY 3   我趴在床上,翻开手机给静子发了条消息,说:静静啊,想你了,快来救救哥哥吧。   没有人响应,因为此时的门外已经静得辨析不到任何声响,此时的思绪只是万物造化中的一块多余的附属品,我把我的思绪整理了一些,悄悄地丢进了垃圾桶,一切都像从未发生过,然后静静的躺下休息。      3:32PM DAY 2   我一个人在静静地看书,毛毛发来消息:在干吗?我说:背书,怎么?她说:没事,状态还好吧?我说:一般般,还好。她说:嗯,那你看吧。   我把收到的消息直接删掉,就像看到还未开封的信封直接撕掉丢进垃圾桶一样。然后我静心学习,结果发现,我怎么也静不下心。      11:34AM DAY 2   这天的天气格外的晴。我站在阳台上都能感受到久违的活力。小付打来电话说,今天天气这么好出去蹦跶吧!我说,不行,背书。我知道她心里骂了我无数遍的禽兽畜生,我还得坚强地忍,然后一点点修补着我这些日子遗留下来支离破碎的功课。      7:15PM DAY 1   我问小安,怎么走?打的?她说,我先走走,散散气!我说,天冷,路上慢点! 小安说,没事,回头联系。      6:56PM DAY 1   小安说,抽完这支就走吧!我说,我现在抽的少多了,就这一盒已经一个礼拜了。她说,我也是,一天就这么几根。      5:50PM DAY 1   小安:算命的说,我去年有一段恋情,十一月前要挽回不了就彻底黄了,我想,那说的不就是和他吗?他现在又找了一个,还是军校的。不过算命的还说,明年我还会碰上一个更好的,将来结婚估计就这个了!当时他说彻底黄了我他妈还郁闷,听完他这么一说,嘿,兴奋死我了!得亏没跟他,后面还有个更好的!   我:算命的说我有两段恋情,二十一岁有个牵扯着,但迟早要黄。你瞧,这不散了嘛。不过将来还有一个。   小安:算命的还说,我二十六岁结婚。   我:巧了啊,算命也说我二十六结婚。   小安:我算算,2012年...   我:...世界末日...   ……      5:12PM DAY 1   小安:还记不记得初中你第一次告诉我生日的时候?   我:记得,当时我们俩坐同桌。当时你先问我,什么时候生日,然后我告诉你。   小安:不对,我先问你月份。你说十月。我说巧了,几号?你说二十二号!   我:对对对,当时你还非常惊奇地笑,我还没弄明白笑什么?你说你也是!我以为你开玩笑呢,后来才晓得,原来是真巧了。   小安:缘分!   我:嗯,缘分...      4:42PM DAY 1   我:我估计将来想不开了,读完研继续考博。哈哈!有点疯。   小安:那有什么?我不也说了?我估计就这么一直学下去,直到不能学为止。跟我比?你可别忘了女博啊!   我:嗯,要嫁不出去了!   小安:嫁不出去就不嫁了呗!你不知道啊,那天我做伴娘,去他妈的,俩字:真俗!我就想,要是婚礼都这样,我这辈子都不打算嫁人!   我:学建筑的,你可以设计一栋大楼做嫁妆,这样的婚礼不俗。   小安:我会努力的。      4:30PM DAY 1   小安准时来到名爵,进门时叫了一声,“亮!”我喊着,“这呢,这呢!”   小安拎着包说坐这边,包间里!我跟着走进包间,她把帘子放下来,带着诡异的笑容悄悄地说,这地方能大胆的抽烟!然后咯咯地笑起来,随手拿出烟,点上一支。我说,你该戒烟了,怎么还抽。我随手拿起一支也点上。她鄙视地看了我一眼,你丫不是说穷人不抽烟吗?   我们俩太像了,看对方就像照镜子,就连抽烟都偷偷摸摸的。      1:24PM DAY 1   我背着背包走进自习室坐在小付的旁边,说,我就坐一会儿,下午有朋友要见。小付问我,相亲去?我说,相你个头啊!小付悄悄地说,我刚才发现了一个抽烟的好地方,待会儿陪我去那抽根烟!   看着女生抽烟,总有一种莫名的感伤。      3:22AM DAY 1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在床上胡乱摸,摸到手机,打开看了一下时间,心中带着一些感伤,和一些愤慨。我打开灯,坐起来,伸了伸胳膊,想想这些抹不去的记忆以及未知的前程,像挥舞着爪牙的魔鬼,折磨着我深夜的睡眠。和毛毛分手后,从那个哀伤的毕业季以来,我越来越恐惧睡眠。我害怕失眠,更害怕噩梦,每当我从梦中惊醒,注视着窗帘上影射着的树干像舞动的身躯令人厌恶。   我关掉灯,像屈服一般,轻轻地躺下,脸靠在床铺上,温暖的被窝仿佛是在说:“孩子,来这里暖和。不用怕,世上总有一些东西永远都是美好的!”   我眼角涌出一滴泪水,浸湿了床单,带着我的体温,却不带任何感情。      2009年11月某夜 河南微创手术治疗癫痫病怎么样石家庄市专业的儿童癫痫医院是哪家?武汉抗癫痫的药黑龙江最有效的治疗癫痫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