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竹恋_1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的话
1993年,那时我做赘婿,居住在鄂西大山深处老林湾村歇马埫。   我可爱的小女儿珊珊儿七岁,我在小白果园小学教书。女儿跟我读一年级,妻子祖培在家务农。   我家门前,曾经有一大片竹林,四季滴翠的竹、制作篾器上好的筋竹。粗的一合、细的半拃。根根铮傲、株株笔直,满身的八字枝儿。   这片不足半亩的竹,是鸟的天堂、鸡的天堂、狗的天堂,更是我的天堂。   清晨,百鸟齐鸣,喜鹊儿佳佳,麻雀啾啾,斑鸠咕咕,山家喳喳……简直是一首清音繁复的乐章,一首和谐雅丽的诗歌,一支生命之歌、自由之歌、光明之歌,唱得我心酥酥的,悦悦的。   必起床立院中静观,却是只见竹不见鸟儿的。想是竹之绿润脆了鸟儿的细喉呢?还是鸟儿的脆鸣濡绿了这竹?   原来这竹林也是一个充满和平温馨的世界呀!它的茎、枝儿、叶儿,无一处不绿。正是这绿把四面八方素昧平生的鸟儿恋来,组成一个多民族多种族的大家庭。   又用它自身的绿,纯贞的爱和博大高旷的胸怀净化了鸟儿的灵魂,使之相处无争和睦真诚。为了民族的振兴,风雨袭来不飞,冰雹击来不散,大雪压来不逃。总是那么同甘苦共患难。一代又一代,一年又年,从不见它们因筑窠而斗争,因争食而撕杀。   主宰世界的人、高级动物的人、躯体庞大的人,静坐细思一番,是否生出不如这竹、这鸟儿的遗憾呢?   黄昏,千百只鸟儿,从四面八方,百里遥遥、千里迢迢飞来又是一阵鸣噪喧腾,从这根竹飞落在那根竹,点点头儿,扇扇翅儿,飞飞扑扑穿穿绕绕,各自用了本族的语言交欢和沟通。   卸掉一切飞途的疲顿,忘却一切寻觅的苦痛。鸟儿,我亲爱的,你不再是俗物,不再是飞禽。是否人类才最伟大?我该从人的国度走入鸟的国度,相互传播净化灵魂的种子呢?   炎热的夏天,每每写作劳累的时候,就捱入竹林,横看是竹,竖看是竹,枝叶扶疏,交错穿插,分不清哪枝儿是哪根儿的。地上无杂草荆木,似白非白似绿非绿的竹叶厚厚的,绵绵的,爽爽的。   白鸡儿、红鸡儿、黄鸡儿十只,几十只,都扎在竹林呢!有的觅食,爪扒喙啄;有的一步一伸头,一步一缩头,漫不经心散步儿。有的倚竹而卧,闭上眼晴,悠闲打盹儿,是和平把它送入梦里呢?还是是它为和平而做梦呢?有的的尾着一只绿花公鸡走过去,又走过来,像是在思索什么,却未思索什么。   狗呢,四肢长长引开去,侧卧而眠,鸡儿睬着属巴也懒得睁眼儿。我则随意坐下,一缕缕清凉之气儿幽幽拂身,沁入肌肤,就心清气爽,更觉耳聪目明。   是竹之风?还是远道而来之风?定是竹之风吧!竹风惟竹独有,惟竹独生。   竹,你喝的是天河水,吸的是大地之原气,从生到死独善其身,见利不动,见势不趋,终生扼守自己的真性!   突然有一年,竹,统统开了花,结了竹米。   乡有俗言:竹子开花人背时。岳父岳母信习俗,趁我不在,把竹林全伐光了。   鸟儿不再来,鸡儿不再来,狗儿不再来……   我,在月光凄清的夜里,踽踽来到竹地,嚶嚶泣哭!      ——初稿于1993年秋,修改于2018年3月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更好湖北癫痫病检查哈尔滨能够治好癫痫病的专业医院是哪家荆门看羊羔疯到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