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山沟里的女人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的话
此时,正是中秋,天高云淡,气候宜人。在群山怀抱里,一处平坦的地方,有几所农舍。离其他农舍有一里地的地方,温暖的阳光,正透过树梢,照在文君家的屋顶上,像洒了好多水影。   干净整洁的院落里,成群结队的小鸡,在追逐,找虫子吃。院门口,有一片杨树林,靠近路旁的地方,有两颗盆口粗的刺槐树。这两棵树枝繁叶茂,挡住了头上的阳光。模样端庄的文君坐在槐树下的小凳子上,用一双虽娟秀,但很粗糙的手,在手机上飞快地打着字。她的脚下,卧着一条毛色暗黄的狗,不时地抬起头看看她。她坐的小凳子上,还趴着一只有黄、白、黑三种毛色的小花猫,它的头枕在她的腿上,时不时地伸出双爪,抓一下她的手。   唉!又断网了,在这个没有网络的小山沟,上个网真难。文君深深地叹了口气,抬头向远处张望着,远处的山顶上,信号塔隐约可见。这里只有三户人家,村子也因此而得名。她上次赶集的时候,问过了那个安网线的小伙子,这里何时能拉上网线,小伙子说,离大村子太远,上面不会同意拉网线的。看她满脸失落的样子,小伙子又说,只要交六百元,就能安个无线网。再有三千多块钱就能买个电脑。那样她想干啥就干啥,她啥都不稀罕,只要能顺利的写作就可以,对了,还要去网站当编辑。事实上,她早就是编辑了,她的大名“小草”早就在编辑组了。可她条件不好,偏偏住在没有网络的山沟里。不要说当编辑,想把写好的文章发到网站,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每次她完成一篇文章,都是社团的心姐姐来帮助她发到网站。心姐姐是高中老师,很忙。深深的歉疚感,促使她放弃了发文,只是把文章发表在qq空间里。   她是个只读了七年书的农村妇女。在读书时,因为作文好,常常受到语文老师的赞扬,从此以后,内心深处埋下了文学的种子。   她二十三岁的时候,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爱人。一个普通的农民,嫁到了这个小山沟。如果时代发展的不那么快,如果她不进城,如果没有网络,也许她仍旧那样,稀里糊涂的活着。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穿着布满汗迹的,过时的衣服,在家里,田里两头跑。晚上依偎在他健壮的身旁,看着电视剧,然后香甜地睡去。可是她偏偏进城了,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个网络,也知道上网可以写作,那个埋在心里的文学种子,开始发芽了。   她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去年冬天,城里的表妹生孩子。她的婆婆是教师,还没放假,无暇顾及。赶巧表弟的媳妇也做月子,两个孩子出生才差几天。姑姑要伺候儿媳妇月子,只好找她去城里伺候女儿月子。城里离家不算远,也就百十多里路。可他从没叫她去过。她也没去细想他不爱叫他出门的原因。只是听他经常说,男人是出去闯世界的,女人是看门的,男人是搂钱的耙,女人是装钱的匣,好像婆婆也总那么说。她觉得有一定道理。婆婆都六十多岁了,除了去乡里赶集,近几年一年去趟市里之外,还没有出过这个山沟。   她无法拒绝姑姑的眼泪,因为姑姑就那么一个宝贝女儿。她简单的收拾收拾必带的生活用品,就坐着妹夫来接她的轿车进了城。   妹夫在市里开了个电脑维修站。两层楼,二楼住人,一楼营业。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电脑。妹妹的客厅也有一台,她擦地板的时候,喜欢听电脑放的歌曲。上课的时候,她爱看书,也爱唱歌。这些年就忙着过日子了,似乎把这些爱好都忘记了。如今感到这久违的歌声是那样的动人心弦,听也听不够。她有时候,遇到熟练的歌曲,比如红楼梦主题曲《枉凝眉》《少林寺》的主题曲牧羊曲,就随着音乐唱起来。表妹听到了,拍了下脑门说:“姐姐,我记得你那会能写也能唱,就是命不好,找了那么个地方,那样的人家,和那样的姐夫……可瞎了你这个美人坯子”。她知道表妹说话的意思。她的家偏僻,闭塞,婆婆刁蛮不讲理,男人大男子主义,一手遮天。她微笑了下,默默地退出去,回到自己的小卧室,在床上坐了下来。   她静静地看着窗外,映入眼帘的是路旁的商品房。有商店、美容美发店、网吧等。当她的目光触及到那个挂着蔬菜水果店的牌子时,脸有点发热。昨天妹夫对她说:“大姐,我带你去菜店看看,我是那的老主顾了,让卖菜的认识认识你,不然看你是乡下人,会唬你斤两。”   菜店和妹夫的家,相隔着一条特别繁华的马路,每天都是人头攒动,车水马龙。她走到十字路口,紧张地抓住了妹夫的胳膊,当她看见妹夫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她,她一下羞红了脸,松开了手。妹夫看了看她窘迫的神态,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停下脚步,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胳膊上,用特别惋惜又是同情的语调说:“可惜了你这个人,你当年可是方圆百里出了名的美女,咋就让姐夫祸害成这样了。连个马路都不敢过。”   唉!都是在山沟呆傻了。快奔四十的人了,连个马路都不敢过,丢人。她收回目光,在心里说。她巡视着她住的这个小屋,这是表妹给孩子准备的卧室。布置的新颖,时尚。想起长相一般的表妹,因为嫁的好,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她看过她的衣柜,都是名牌衣服,出门坐轿车,回来住在这像宫殿的楼房里,有空调,冬暖夏凉,要多舒服有多舒服。可自己并不羡慕她,她喜欢农村,喜欢家乡的山水,一草一木。不然,她也能嫁到城里来,当年,有好多做生意的男孩子追求过她。现在,自己虽然和公婆住在一起。是对面屋,可她有自己的小天地,她喜欢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漫步,劳作。不论是蓝天白云,还是绿树红花,还是小鸟的吟唱,她都喜欢。唯一感觉郁闷的是,他什么都听婆婆的,对她的话全当耳旁风。自己没有一身像样的衣服,没有一双能穿出去的鞋。婆婆总是说,一个种地的,山沟的人,买好衣服穿给谁看?他每次给她买衣服都是最不流行的,因为价格便宜。她从不计较,她认为,不管什么样的衣服,只要干干净净的穿着就好。这个时候,她听到门铃响,忙走出去。她看到一个女孩拿着一个邮包,说是找玉梅女士。玉梅是表妹的名字,她签完字,把邮包送给了表妹。晚上,她去表妹卧室收尿布,她看到表妹的笑容比往日灿烂好多。表妹偷偷地对他说,是广州的一个网友,邮寄给她的裙子。她睁大眼睛问,啥是网友?   那天晚上,她在表妹屋里呆了好久,因为表妹给她讲了一晚上,关于上网的事情。尤其表妹说,等你走时,我送你一部旧手机,你呆那个地方太没意思了,你上网写作吧。就这样她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网络,而且已经有了十几年了。还有qq空间,还能写作,能实现她多年的梦想。她感觉这次城里来的值了,虽然她来了一个月,就是楼上菜店两头跑,哪也没去。在回家那天,她没有要表妹送给她的漂亮衣服,只要了那部手机。   二   回到山沟后,村里人都发现她变化很大。她除了忙山上家里的活之外,就是坐在门口的槐树下,拿着手机看着,有时候还听到她欢快的笑声。村里另外两个媳妇,二十六岁的小华,快到五十岁的小丽嫂子。她俩好奇的走到她跟前,抢她手里的手机。只感到手里有震动的感觉,痒痒的,就把手机还给了她。她说:“我在和文学网站的编辑,谈我的小说。”   “小说?”那两个妇女惊讶的问,是你写的吗?”   “是呀!”   虽然这两个媳妇都住在山沟,可家里都有上中学的孩子,对上网的事,也略知一二。只是对天天见面的她,会写小说感到特别意外,在她们心里,能写作的人都应该是大作家,是住在皇宫一样的办公室里的人,这小山沟的人能写出什么?她俩往家里走的时候,小华说:“嫂子,你说,文君会写文章吗?她不是和哪个男人聊天吧,我娘家有个媳妇上网,头些日子跟一个男网友跑了,扔下个三岁的孩子,天天哭的可怜着呢!”   “文君也是不务正业,咱山沟的女人,写作,那不是扯淡嘛。”   “就是,文君的男人和婆婆,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看,以后有好戏看了!”   果然如此,文君每天坐在槐树下上网的事情,引起了婆婆的注意。当她看见文君拿着手机,又坐在槐树下去了,就赶紧去了儿子常虎的屋里,她对正在看电视剧的儿子说:“文君天天手机不离手,她干啥呢?”   “她啥也没干,就是去网站看文章,”   “那为啥偏去大门口上网,怕别人看不到?”   “不是,那里有网,屋里没有信号”   “反正你多留点神,听说上网跑了好几个媳妇了。”   “嗯,我会留神的”   “一个山沟里的女人,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呢!”婆婆使劲打了下常虎的手,“你长这个是干嘛的,就不会把手机抢过来,给她摔了,都是你惯的”说完,把门狠狠地摔上,走了。   山里的夜是静谧的。星星和月亮都分外明亮,有时候好像一伸手就能把星星摘下来。远处的山,近处的树都清晰可见。文君还在槐树下坐着。她感觉此刻的夜景很富有诗情画意。自从上网后,她感觉生活更有了意义,内心世界特别的充实和满足。以前自己总感觉内心深处,有一片空白处。她感到迷茫,失落,可又不知道用什么把它填满。到如今她才知道,一个人活在当下,要有两个世界。一个精神世界,一个物质世界。而对于她来说,精神世界的满足远远高于物质世界,她认为,人首先要有个梦想,生活才会有意义。最近,她的空间人气很旺,因为她已经写了很多日志,有小说,散文,也有诗歌。有好多文学网站的人,把她请到了他们的网站,而在她最初去的网站,她已经荣升为副社长。她此时此刻的心情是愉快的,而这种心情只能自己偷偷分享。她不能给家里的任何人提起。他们是不会理解的。   在屋里送走了最后一集电视剧的常虎,看看他早就铺好的被窝还空着,就下地寻出门去。他连声喊着”文君,文君,咋还不回来睡觉?都几点了?”   “就回了”文君答应着,站起来,向院里走去。   “你在外面干啥呢?“   “看月亮,看星星”   “那有啥好看的,天天看,还不就那样!”   “不一样”   “一样”   “就不一样”   “就一样”   两个人打着嘴架进了屋。常虎看见文君和衣躺下,就又说”我叫你犟,不一样不一样的,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他猛地掀开文君的被子,钻了进去。文君用手捶打着常虎宽厚的后背,嘴里还在说着:“就是不一样,不一样”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慢慢的手垂了下去。星星,月儿都羞红了脸,躲到云层里去了。   夜色愈发的浓郁了!   文君明明在常虎温暖的怀抱睡着了,可不知道怎么,她就去了城里,她站在马路边,摇摇晃晃的站不稳。她特别困,睁不开眼睛,她看见表妹的楼房就在路那边,可就是过不去。车很多,她看到对面开过来一辆大货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明亮的灯光刺得她睁不开眼睛,她吓得一下坐了起来。这个时候,她看见常虎在拿着她的手机翻看着,那个亮光就是手机发出来的。原来是个梦,文君长吁了一口气。她悄悄地坐在他身后,看清了常虎在看她的聊天记录,通话记录。他特别专注,以至于文君醒来,他都没有察觉。文君心里一阵不快,还有点黯然神伤。这么多年的夫妻了,自己是啥样的人,他能不知道啊!她没有打搅他,悄悄的躺下,心里想,我没做见不得人的事,随他去吧。第二天,文君醒来,查看手机时,她发现没有了几十个好友的名字,都是清一色的男网友。她感觉特别的委屈,她用双手拉紧被角,把头藏进了被子里,眼泪簌簌地流下来,滴在枕头上……   三   三家人这个地方。虽然地方偏僻,可山里有好多宝。有杏,山枣,蘑菇。这里的三个媳妇都是勤快人,她们搭伴去山里搞副业。每年都能挣一千多块钱,这些钱可以补贴家用,供孩子上学。最好的就是能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化妆品,衣服啥的。因为是自己靠劳动挣的辛苦钱,男人也不好说什么。所以她们乐在其中。   长期服用拉莫三嗪有什么危害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便宜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专业黑龙江中亚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