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木马】《月光下的枪声》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故事发生在解放初期,全国内战不断。地方百姓身处紧张与不安之中。   李木元,蹲在自家的果树园子里,回想五十年前的一幕。   口腔和喉咙满是假冒假冒伪劣的烟丝产品,那种苦味,让他的喉咙涌起苦涩和火烧的感觉,喉咙有拉锯一样的疼痛。可是,他顾不上这些。他的心里,不在这早春后的农活上,他的心在夏紫红身上。按说,现在要给苹果剪枝的日子。   李木元是谁?夏子红又是谁?李木元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句话。   他真的不愿意回想过去,过去的日子是那么残忍,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膝盖一阵阵地剧痛。夏紫红是谁?   他应该忘记了夏紫红啊!   他想忘记的时候,感觉胸口疼痛起来,夏紫红,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   可是,后来这个女人呢?他的眼前忽然涌起烟波浩瀚的大海,海上的雾气笼罩住了这个女人,隔离了他和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他的女人吗?一条长长的海峡,成为他生命里的地平线。   李木元满脑子都是海岸线的风景,一望无际的海面,摇曳着一艘渡轮。   夏紫红站在渡轮的甲板上,身影在李木元眼前,忽远忽近。头顶盘旋着一群海鸥。   昨天晚上,他的好友,赵小树给他打捎来话以后,他就开始无法入眠,一整晚上辗转反侧。   “木元,有一个女诗人找你。”   “女诗人找我。”   李木元对“诗人”和“诗歌”已经很陌生了。他感觉许多年已经不写作了。   “她是哪里的?”   “是从台湾回大陆来的。”   李木元神经开始紧张与痉挛,往事不堪回首。   他的胃开始抽搐,呼吸开始急促。   他,忽然跌倒在书桌旁。他的头撞击在桌子棱角,额头渗出殷虹。   李木元的妻子,张兰正在收拾碗筷,听到,丈夫的书房有椅子跌倒的声音,她放下手里的碗筷,赶紧赶到丈夫的书房。果不然,李木元跌倒了。   张兰一边搀扶起丈夫,一边心疼地抱怨:“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一边又给丈夫包扎额头。   张兰是李木元的妻子,不是很漂亮,皮肤黝黑,但是,她为李木元生了一双儿女。   李木元从心里是不喜欢他的妻子。也只有每天晚饭后,回到自己的书房,或读书,或写作,还感觉自己是一个活着的人,生活的有意义的人。几十年如一日。   这一天,是很平常的一天,这一天,又是不平常的一天,不平常,是因为李木元接到了好友赵小树的电话,意思是说,省里有关部门通知,台湾有一个叫夏紫红的女人来找他。   夏紫红和他有关系吗?李木元感觉这个名字好熟悉,好熟悉。他在极力让自己回忆的时候,忽然,一阵心痛才跌倒了。   一整晚上,李木元都在辗转反侧。他似乎忘记了这个女人。   可是,复杂的情绪又不能让他入睡。   “夏紫红!”   李木元还是没有想起什么,只是他的眼角有一些泪痕。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流泪吗?莫非这个女人和他有着紧密的关系!   2   哈尔滨的松花江畔,一个小小的酒馆里,夏紫红在收拾着厨房,她今天总算可以打烊了。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在关外,是很不容易。好在,她还有这一个赖以为生的小酒店。在她要关门的时候,几乎是跌倒进一个汉子,那个汉子昏倒在他的小酒馆里。   这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夏紫红的小酒店第一次有了留宿的男人。男人皮肤黝黑,只是冻僵了。   夏紫红抱起冻坏的男人,一点一点剥去他的衣服。冰凌以及雪包裹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安生,很难给他脱掉衣服。夏紫红还是费劲了力气,把他弄到里屋的炕上。给他用白酒擦了皮肤,还给他穿上了自己男人的衬衣……她的脑海陷入一片对往事的回忆里。   夏紫红的丈夫是一个带枪的军人,他带着自己的部队……   他的男人开始是一个行走江湖的男人,后来入伍了,是一个带枪带兵的人。   夏紫红或许不应该和一个危险的男人到东北来,可是,怎么又不能不来呢?家乡一片混乱。   夏紫红的父亲对母亲说:“现在,虽然包办婚姻不太合理,可是,孩子年轻自己又不考虑周全,会找什么样的啊!何况,秦岭周边驻扎一支剿灭红军的部队。”   在一个小小的村落,母亲和父亲的对话,敲击着夏紫红的心。   夏紫红的母亲说:“听说,和社会上的不务正业的人在一起。”   “那还行吗!”   “明天就找媒人来,把她嫁了安心。这个兵荒马乱的!”   父亲有些气地唠叨着。   夏紫红听见了父母的谈话,吓出一身冷汗。她半夜就跑到未婚夫李洵的家。   李洵其实也不算坏孩子。只是,自己一边上学,一边在倒腾自己的学费。他不想让父母为自己操心太多。   李洵对夏紫红说:“我们去东北吧,我们去闯关东,总有一条生路的!”   经过一个星期的奔波,夏紫红和李洵到了东北。   李洵被当地的一些私人老板雇佣,在收取一些三角债务,自己赚一些辛苦的钱。后来,就参加了一支部队。只是秘密特工,还穿着便服。李洵把入伍的事情没有告诉妻子。   夏紫红和李洵没有举办婚礼,他们就同居在一起。   爱情比任何东西都甜蜜。夏紫红在一天夜里忽然哭泣起来:“你不能不去台湾啊!”   李洵忽然要去台湾,态度还很坚决。因为,军令是无法改变的。   李洵拥抱着夏紫红安慰夏紫红说:“很快就会回来!”   可是,谁知道啊!孩子刚刚出生的时候,夏紫红的丈夫就去了台湾,现在,孩子快三岁了,李洵还是没有回家,留给夏紫红就是一个女儿和这小小的酒店。   无数个夜晚里,夏紫红想回到故乡去,可是,她心里还在等待李洵。   3   李木元真的被冻坏了。   李木元是被抓来修东北铁路的壮丁。   他苏醒以后,看到自己躺在温暖的房间,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在地狱还是在人间。   夏紫红进来。   夏紫红走到火炕边,给李木元喂红枣稀粥。   李木元时从铁路工地跑出来的。那里,实在太冷了。他不想回去了。   李木元开始哭泣,说,自己是北方人,被一个包工头骗来的,谁知道,每天工作几几个小时,真的太苦了,不想回去了。有的人已经被冻掉了手指和脚趾。   夏紫红怎么又见过一个男人掉眼泪呢?   她开始对李木元说:“我需要一个大厨,你可不要说你不会炒菜啊!”   李木元开始想起母亲做年饭的情景,他开始笑了:“我会啊!我真的会。”李木元一下喜欢上了这个救命恩人,他心里认定她就是自己的媳妇,尽管,夏紫红有一个孩子。   夏紫红和李木元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就生活在一起。   小酒店喝酒的人,没有人来盘问他们是否是夫妻。   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日子,人们只是匆匆地赶路。   本来李木元是想过一些日子回村子里去,可是,他爱上了夏紫红,他已经习惯做他的小酒店的小老板,他以为这辈子就这么过了。反正,到处都是打仗,在哪里生存不是生存啊!   如果,李洵没有从台湾回来的话,夏紫红一定是他的女人,他真的后悔自己没有带夏紫红早些回到故里。以至于后来,他的丈夫抢走了夏紫红……   夏紫红也没有想到李洵回来了。李洵带着部队回来了。李洵还是部队的一个团长。   李洵抱着夏紫红不顾一切地把夏紫红按倒在地……   李木元从厨房出来,举起了菜刀……   夏紫红扑在李木元的怀抱里,哭泣着说:“不能啊……不能……”   夏紫红哭声凄厉。院子的大兵神情黯然失色。   李洵拽起夏紫红,把她揽在自己的怀抱里:“她是我的女人。她是我的女人……”李洵掏出了手枪,对准了李木元的额头。   李木元睁大着双眼对李洵喊道:“有种的你就打死我!”   这时,李洵的孩子从卧室跑出来,维护着李木元:“你个坏蛋,你不能打我的爸爸。”   酒馆外有几十个兵,看着他们,看着眼前的场景,一个个惊呆了。   李洵朝着天空开枪,最后,收起枪,放走李木元。可是,等李木元快走出院子的时候,李洵说:“你睡了我的女人,我要你偿还。”   李洵一边说,一边开枪打伤了李木元的左腿。   李木元留恋地看了一眼夏紫红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深红留下梅花一样的血迹,在雪地里很美……   月光下的枪声,给他们每一个人留下深刻的记忆!   夏紫红哭泣着捶打这李洵,最后,晕倒在李洵的怀抱……   其实,李木元没有走,就藏在附近,一边养伤,一边盘算,有机会再带走夏紫红。   在李木元还没有带走夏紫红的时候,李洵带走了部队和夏紫红,他带着她去了台湾。   李木元在失去夏紫红以后,一个人孤独地回到了故乡,在家人的安排下,他迎娶了北方女人张兰。   张兰,不是很漂亮,他有着传统女人的美德。   4   八十几岁的夏紫红在女儿诗媛的陪同下,终于,见到了李木元。   夏紫红扑进李木元的怀抱,一切都依然依旧,只是,她现在是一位诗人。   李木元笑着说:怎么,还会写诗啊!“   夏紫红说:“开始不会,慢慢地思念,把思念的句子写出来,天长日久,慢慢地就会了。”   李木元把夏紫红带到自己的书房。   拿出一叠诗稿:“我也是。”   原来,他们以为都会把对方忘记,其实,五十年来都没有忘记对方。   他们都用读书、写诗歌的方式在怀念在远方的亲人。   “你怎么回来了。”   “他走了,走时让我回来,他说,您在等我。”   李木元的眼睛看着窗外,几十年来,多少梦里再和这个男人对话,让他对她好一些。   李木元又哭泣起来:“是的,我在等您。”   李木元的妻子在书房外听到他们的谈话,没有进去。她的眼角也同样有热泪……   “他,终于可以安心了。”   李木元第二天就去找石匠,他要在活着的时候,为这个女人雕刻一块碑文:李木元的妻子。   到底癫痫病如何治疗兰州哪里能看癫痫呢癫痫注意什么武汉的医院哪里能看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