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梦里犹见亲人来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秦风秦韵

梦里犹见亲人来

文/杨红民

恍惚中,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自己一人走在村子里,不知怎么碰见了表姐。我紧走几步,接着问表姐:“姑妈在哪个表哥家住着?”

表姐诧异地望着我:“你姑妈早已去世十来年了,莫非你忘记了?”

迷茫中的我苦苦思索着,回忆着,脑子不听使唤地追忆着。影影绰绰,姑妈缓缓的走进了我的梦乡,还是生前那般和蔼可亲,微微笑着,轻轻地向我招手......

十月一日“寒食节”,也许是思念姑妈,总想给姑妈写点什么,因而在梦里数次梦见了姑妈。静静的夜寒星闪烁,独自坐在电脑前,快速地用双手在冰冷的电脑上敲打着,脑海里不由地浮现出苏轼的那首诗词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夜来幽梦忽还乡。尘满面,鬓如霜,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伴着这首词思念姑妈的情绪在蔓延,荡漾在孤寂的夜晚。

想想那荒草丛中一座孤零零的坟包淹没在天际之下,再加上风雨凄凄,坟头上的蒿草摇曳不定,一种凄凉感莫名地在心头升起。想着想着心不由得张家口市那家羊角风医院权威痛了起来,那些和姑妈在一起过往琐事就不断地弥漫在眼眸……

还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因家父患有重病在省城住院医治,家里只有我和小妹俩人,母亲因为要照顾重病的父亲,姑妈毫不忧虑就承担起了照顾我和小妹的起居。那时因为村里的条件艰苦,尤其是吃水问题特别的艰难。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一点不假。只记得,那时上小学五年级的我,因为力气不够还担不起水,只好和妹妹一块来抬,只因我俩一高一矮,抬起来的水桶不免不平,晃晃悠悠,不免溅出了一些水,甚至溅到了裤子上,妹妹就会生气得不愿来抬,埋怨着。也是心疼年幼的妹妹,怕把她累着。作为男子汉,作为正阳县癫痫病哪里治的好哥哥我只好一人挑起来。因为水源很浅的缘故,我们这条巷子中有水井的人家不多,离得较近的是赵增发家,但是,由于用水的人家多,因而有时打不了几桶水,井水就特别的浑浊,一桶水起码小半桶黄泥。没办法只好停下来,到离得较远的赵存喜家继续来挑水。巷道很长,而我则像梁秋燕一样走起来一扭一捏的,肩膀压得很疼,只好停下来歇歇,一路少说也要停下休息三四次,因为个头低矮,两个水桶一高一低,不是前面那个桶碰到了地面,要不就是后面那只水桶挨上了地面,往往总会把桶里的水洒出来。姑妈看到后,就会意味深长说我年龄还小个头矮,还不到干重活的时候,然后放下手里的活,接过来很轻松地挑起水来。现在想想还是记忆犹新啊,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每到下午放学回来时,淘气的我就用细铁丝编成一个乌纱帽戴在自己头上,像戏曲中的官员一样,把那个官耳上下甩来甩去,口中念念有词:“我乃青天大老爷包拯也,王朝马汉一声吼……”就会逗得姑妈哈哈大笑。姑妈没事晚上总会秋季癫痫患者如何做好护理给我和妹妹绘声绘色地讲着《大灰狼和小红帽》的故事。年幼的我俩竖起耳朵静静地聆听,时不时地问这问那,姑妈总是耐心地给我们讲解着。当我们不听话时,姑妈就会说大灰狼来了,吓唬我们早点睡。

记得有一次放学后,自己和同学们在赵家玩耍,不小心把赵xx家新栽的一颗幼苗树给踩坏了,正好被赵xx看到,气急败坏地二话不说朝我脸上就是一记耳光,打得我脸上热辣辣的,很疼很疼,我哭丧着一路跑回了家,正在忙碌的姑妈看到我一副委屈的样子,着急地问我怎么回事?是谁打你了?开始我还忍着不想说,最后熬不过姑妈地再三追问,只好把事情的原原本本给姑妈说了起来,姑妈听到后,立马拉着我去赵xx家跟他理论起来,你为什么打孩子,小小的孩子经得起你那一巴掌吗?......姑妈护犊心切咄咄逼人的气势吓到了赵xx,他赶紧向姑妈道歉说他错了,不该伸手打小孩子。看着平日里温顺和蔼的姑妈因为我跟人吵架,再也止不住大哭起来,姑妈心疼得流下了眼泪,将我搂在怀里安慰我“乖,不哭了。”

姑妈那时候也就五十来岁,性格开朗,说话眉飞色舞,总是津津乐道说这说那。她每过几天就会来我们家,挎个花格的集花布包,包里总是给我和妹妹带些我们爱吃的好东西。我们像饿着的孩子般不等姑妈开口,我们俩就自己翻开了,姑妈用手摸摸我们的头笑笑,这孩子。姑妈乐呵呵地笑着,随后就和母亲说起了家长里短。

每年中秋节,我和哥哥就会一起到姑妈家做客,还没进姑妈家的大门,姑妈就会帮我们把自行车推进高高的门坡,放下后热情地招待我们小哥俩吃这吃那。那时正是枣成熟的时期,只记得姑妈家院子中央有一颗很大的枣树,特别的繁盛,芳香四溢。红彤彤的枣就像一颗颗红红的小灯笼,又似一颗颗红玛瑙惹人喜爱,一阵清风吹过,摇曳着,熟透了的枣就会落下来。我们去了,姑妈就拿起一根长长的竹竿给我们打枣,我俩忙不迭地捡拾落在地面的枣,不用洗就塞进嘴里吃起来。那个甜,那个脆,那个乐,姑妈看着我俩那个吃相就咯咯笑起来。做饭的时候,也是姑妈大显厨艺的时候,白花花热腾腾的大馒头,香喷喷可口的饭菜,不论是色香味都令我们嘴馋,恨不能一口吞下去。姑妈看着我们小哥俩一副风卷残云般狼吞虎咽的馋相,总会劝我们慢慢吃,不着急,不要噎着。我和哥哥总会管不住自己的嘴,吃到肚子饱饱的,不住地打嗝,姑妈看在眼里,总会让我们赶紧喝些汤。回家时,她总会微笑地说着让我们常来……

思念的闸门若泄洪般肆意敞开,对姑妈的思念在这寂静的夜晚更加深切,那些斑驳的故事,那些摇曳的流年,那些沧桑的追忆恍如昨日。听伯父说起过姑妈的事情,因为,当年爷爷在外地做生意,在当地娶妻生子,姑妈就是在那里出生长大的,十五岁就出嫁,生有四儿两女。动荡的年月经常闹土匪,家家户户每到夜里早早地就会紧闭大门,但依然还会有土匪出没。只记得姑妈家高高的门槛,门扇后面一根很长很壮的顶门杠子,门叉子上有一个铃铛,就是为了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铁铃铛一响,住在寝室的人们听到后,就会立马钻进炕底的地道里躲藏起来。再就是大门巷道里有个拴马槽,拴马槽下面也是个暗道。因为土匪出没无常,可能是姑妈怀孕期间躲藏受到惊吓,因而生下三表哥是个半哑,说话含糊不清,难以听清楚。四表哥则是全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会用手势来比划。还记得当年姑妈给我说,让我以后要照顾好两个表哥的话语,不禁感到惭愧万分。自己的小日子过得都那么艰难,一颗心不由得忏悔起来。总觉得辜负了姑妈对我的一片厚望。姑妈去世的时候,再次踏进姑妈家的大门时,一种空落落的感觉猛然袭上心头。总觉得没了姑妈,这个世界上我就少了许多的关爱和亲情。至亲的姑妈你在天国还好吗?好多次梦里见到了你,好多次清明想到你的坟头送上我对你的爱,好多次想和你诉说心里的话,忙碌的生活,总是未能如愿,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在战栗。今夜很想你,如此的激烈贵阳哪个癫痫病治疗医院好。在这寒冷的夜晚,在这思念的夜晚,在这无眠的夜晚,让我为你送上美好的祝福,愿您老人家在天国一切安好。

夜来幽梦忽还乡,尘满面,鬓如霜……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思念的泪再次滑落我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