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远去的市井吆喝声_1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摘要:收头发,豆腐,破烂换钱,磨剪子戗菜刀,童年的记忆里,常有这几种吆喝声相伴。即使现在成年了,偶尔听到那熟悉的吆喝声,也会在记忆的网中颤颤地抽出几根童年的经纬来。那些曾经熟悉的市井吆喝声音啊,无论何时听到,都如老唱片一般亲切。 那些渐行渐远的市井吆喝声,时常会在我的耳边回响!熟悉的吆喝声,浸染着童年的美好时光,我想,鉴刻在生命里的吆喝声,我将永生难忘。吆喝声,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收——头发——,收——长头发——”,远远传来尾音长长的吆喝声。记忆中好熟悉的声音啊,尽管已经很久没听到了,可是还和童年听到的一个样儿。就是这样一句吆喝声,仿佛无形的手指,不经意地弹拨到岁月的琴弦,各种各样的熟悉的市井声音一下子流泻出来。   那收头发的的吆喝声,从前虽然不是天天听到,但绝对不稀罕。记得小时候我的头发长得很快,一年半载就要剪一次。那时候家里父母工资低,家里生活挺困难的。过日子精打细算的母亲总是把剪下的头发细心地用红绳缠好,再用纸包好。听到收头发的来了,就拿出来让我去换钱。记得有一个收头发的人,个子不高,脸膛黑黑的,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他骑着一台破旧的自行车,专门在小巷中穿梭。没听他说过别的话,但我认为他的嗓门一定很大。因为只是一句“收头发”,都能吼得中气十足。每每我循声赶过去,递上头发,换回五毛或一块钱,想想自己的头发是不白长的,心里美滋滋的。那个年代,一元钱能换十个鸡蛋。那个时候不知道头发有什么具体用处,因为能换钱,心里就认定它真是好东西。   回想起来,小时候最常听到的吆喝声,不是“收头发”,而是“豆腐”。尽管不加动词,一个名词出自不同人的口,就象豆腐出自不同人的手,可以品尝出不同韵味来。也许是“腐”字的音不好发,有的豆腐小贩喊的是“豆——佛——”,有的则是长长的一声“豆——”,嘴唇爆破出后面的“腐”,不在他跟前是根本听不见的。但只是一声“豆——”也就足够了,那个年代,除了豆腐,还能有什么呢?每每此时,母亲都会快快地交给我一个小铝盆,还有一块钱,让我去“捡豆腐”。因为卖豆腐的通常骑着三轮车,出去晚了就走远了。比较经典的豆腐是成板卖的,摆在一个木制的浅浅的大匣子里,用一只小钢叉一块一块捡出来。那时卖豆腐的都是自产自卖,基本上是当地名人,谁家的豆腐好吃,大家都知道。而那独特的吆喝声也就是他的独家招牌广告。就如同“打酱油”一样,“捡豆腐”也是我儿时常做的工作,乐此不疲。   童年时期,吆喝声几乎随处可见。还有一种人人都熟悉的吆喝声,那就是收废品的。远远的,还看不到人影,声音已经飘过来,“破——烂——换钱——”余音悠长,像唱歌一样。也许是太有民族风了,这独特的吆喝声写进了某些影视剧的镜头,也非常经典地写进了人们的乡土情怀。八九岁的时候就懂得去卖破烂。常常是家里的废品卖光了,就和邻居孩子去捡废铁,废瓶子卖,卖得几角钱,给自己买两个本子,再买上几块糖,心里美美的。那个时候,收废品的人真多呀。有时还能从收破烂的人那里淘到宝贝。我就从那装废品的大竹筐里淘到过一堆高中的语文课本,很是兴奋了一阵子。那课本和我中学时学的完全不一样,有很多新文章。那些废品价买来的书让我长了不少知识。   记得另有一次逛街时,看到街边有个卖八哥的人。随便和他闲聊几句话,忽然就听到那熟悉的吆喝声“破烂换钱——”,是一个低沉的老男人的声音,仿佛是远远传来的。我向周围望望,并没看到驮着筐收废品的人。感到奇怪,那卖八哥的嘴角翘起来,似乎是想笑,又故意忍着。看着远处不说话。我很奇怪,直到我看到笼子里的八哥才恍然大悟。那声音竟然是八哥发出的,模仿的惟妙惟肖,令人感叹不已。看来在八哥的印象里,这是它最熟悉的市井声音了。   最后想提一提的吆喝声,现在不常听见了,但是绝对是不能忘怀的,那就是“磨剪子咧——戗菜刀——”。吆喝起来抑扬顿挫很好听。这个行当历史悠久,一条板凳,两块磨石,一些简单的附助工具,就是磨刀人的全部家当。磨刀人用担子挑着家当,挑着一家人生活的重担。他们穿行在城市农村,大街小巷。人们熟悉他们的声音,就象老朋友一样。小时候,每每家里的刀剪钝了,奶奶就会念叨:“磨剪子戗菜刀的咋还不来呢?”磨过的剪子和菜刀的确好用,亮闪闪的看着就让人爽气。奶奶用磨过的菜刀切菜,心情也变得格外好。笑吟吟地说:“这刀磨了真好使。”带着好心情,做出的菜也格外好吃。记得奶奶做的菜,哪怕是简单的白菜土豆,我都吃得格外香甜。有人还专门创作了一首《磨剪子戗菜刀》的歌曲,但听歌手唱起来,完全不象手艺人唱得那样中气十足,那样亮亮的闪着金属的光泽。时至今日,人们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菜刀剪子更新换代的很快。磨刀的人少了,多数磨刀人自然就失业了。所以现在很难听到这样的吆喝声了。据说,在中国,这是个正在消失的行当,是一种渐行渐远的文化。   童年的记忆里,常有这几种吆喝声相伴,装饰着我的童年。即使现在成年了,偶尔听到那熟悉的吆喝声,也会在记忆的网中颤颤地抽出几根岁月的经纬来。那些曾经熟悉的市井吆喝声音啊,无论何时听到,都如老唱片一般亲切。那渐行渐远的市井吆喝声,即使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吃什么能预防癫痫的发作河南专职癫痫病医院武汉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癫疯最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