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无奈的错过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情画意
从此以后,木头就开始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在田边地头犁田,耙地,修渠,垒坝,割麦,刈稻,摘棉花,锄杂草,插秧,施肥,喷农药除虫之类的农活。榆槿也从此就在镇上的学校住读,最多也只是一个月回家一趟,两个人见面的机会逐渐减少。   他们那个地方十分缺少烧饭用的柴火,一年四季都要靠进深山老林去捡柴,才能维持一日三餐的燃料。给木头留下最深刻记忆的一次进山砍柴是1976年中秋节前的一天,家里没有柴烧了,他和村里的几个年轻人一道,天不亮就起床,朝距离村子大约有四五十公里的薤山进发。沿途可谓是山高路远,坡陡沟深,古木蔽天,荒草没人,荆棘丛生,沟壑遍野,从横交错,枯藤缠树,盘根错节。猿鸣伴鸟啼,枫叶映彩霞。九曲十八弯的羊肠小道,蜿蜒如飘带,扶摇云间。白云绕山转,翠鸟深树鸣。层岚叠嶂,枫林尽染。豺狼,虎豹出没无常,刮风,下雨不可预测。   那一天的天气正好在他们赶到时就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为了尽快地砍够一担柴,木头是心急火燎,手忙脚乱。一不小心,一个趔趄就跪在了刚刚被他削断的一根利如刀锋的树茬上,他的右腿膝盖稍下的部位被树茬戳了一个大口子,血流如注,顺着腿肚子流到了山坡上,映湿了一片树叶。他咬紧牙关,把本来就破烂不堪的棉袄撕下一块往伤口上一缠,算是做了包扎处理,硬撑着把一担柴砍够,并且坚持着把柴挑回家。   因为当时失血过多,又没有得到及时的消毒上药。后来就落下了残疾,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因为这个变故,他就再也不愿主动和榆槿交往了。榆槿自然从未计较过,每逢节假日回到村里,就去找他玩。但是木头总是设法推脱,回避着不见榆槿。为了让榆槿对他彻底死心,他就和一个哑巴女孩整天厮混在一起。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制度,木头因为上学时成绩就比较优秀,加上一直以来从未间断过学习,尽管自己只是一个初中生,但是,他还是考上了一所中等专业师范学校。榆槿从镇上的高中毕业回村后,借助爸爸和哥哥都是村干部的优势,在村小学当了一名民办教师。木头师范毕业后被教育局分配回到了自己的村小教书。正所谓,山不转路转,就这样阴差阳错的木头和榆槿有相逢了。只是此刻的他俩,一个是使君有妇,一个是罗敷有夫。木头自然是跟那个哑巴结了婚,而榆槿则是跟一个学了点木匠手艺的人结了婚。同时,他们都各自有了自己的儿女。   当两个原本就有感情基础的人——木头和榆槿这次因为命运的安排,阴差阳错的又走到了一起时,那种惊喜,意外,尴尬,无所适从的情绪几乎把他俩折磨得焦头烂额。不知是该感谢命运的眷顾又让他们久别重逢呢?还是该诅咒造化弄人,冤家路窄?可是,人的情感是不会随意欺骗谁的。那就是,他们俩是愿意每天都可以看到对方的。尽管两个人平时很少说话,但是,那种一见面就会自然的相视而笑的表情告诉彼此,这样的相处是让人愉悦的。心灵的碰撞总是能够擦出情感的火花,长久地相处必然能够产生彼此向往的情愫。能够作为注脚来诠释这句话的是她们日常生活中的具体表现,那就是,早上他们俩总是比别人早到学校;晚上她们又总是比别人晚离开学校。很显然,她们这样做就是为了延长在一起的时间。   当木头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他就很难自拔了的时候,就只好向县教委递交了调动申请。理由是,妻子无法教育已经上学的孩子,自己必须担负起留在家中,一边教学,一边辅导孩子的重任。就这样,他离开了不愿离开,却不得不离开的那所小学,离开了他不愿对她造成任何伤害的榆槿,回到了安置在县城的家。正如孔子说的那样:“发乎情,止乎礼。”君子之行,就是可以明智的做出正确选择:知道路走不通的时候,选择绕行或拐弯。一条道走到黑是没有出路的。   我们知道,有些事做了就回不了头;有些人错过就是一辈子;有些话想说,没机会说,等有机会了,却说不出口了。人生就是那么回事,一转身,万水千山;人生有时侯就是那么讽刺,一转身可能就是一世,就算说好要永远彼此相守的,可是,就像一杯茶,喝着喝着就淡了;就像一群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就像一杯酒,喝着喝着就厌了。到最后自己也搞不清楚当初是什么原因导致彼此要分开的。感情原来那么脆弱,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安逸;甘于固守寂寞的人没有几个。于是,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各自思念着自己应该思念着的人。那些曾经彼此相爱过,甚至也说过山盟海誓:什么海枯石烂,刻骨铭心,天长地久之类话的人,结果就在不经意间把对方淡忘了,忽略了。最后成了互不相干,彼此相忘江湖陌路的人。即使住在同一个小小的城市,也不再重逢。正所谓,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即便某一天的某一刻,走在同一条街,彼此再度相遇,是否还会想起从前的所有过往,然后只能深感无奈的轻声叹气呢?   癫痫病发作的因素常见的老年人癫痫病药物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可靠吗武汉治疗癫痫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