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诱惑_1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微散文
一   秋雨哗啦啦从天空倾泻而下,三三两两行人,在江城市街道上急匆匆行走,一辆救护车拉着警笛飞驰而过,溅起一道道水花,行人来不及躲避,在车过后不断唾骂。这种鬼天气,大多数人应该还是在家看看电视,也不想出门享受雨漫步的浪漫。   救护车没有到医院,车里的董雷已经停止了呼吸。   董雷父亲早逝,母亲含辛茹苦供他上完了大学。他一米八的个头,长相帅气。毕业后分配到,距离江城四十里一个大镇法院工作,他工作踏实,一丝不苟,勤奋好学,在单位里待人和气,同事关系都处理的很好,很受领导赏识和器重。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眨眼间董雷就快要到三十岁了,虽然他以前也谈过对象,但是不知为什么总是没有成功,大家都说他的眼光太高,非要找个知书达理的“白富美。”在单位领导撮合下,董雷认识了同样是政法系统,公安局上班的王小娟,王小娟人长得漂亮那没有得说,最主要他身上有一种书香的气质,她言谈举止温文儒雅,从她身上看出从小受过家庭教育。对呀,她父亲是市政府公务员,母亲也是事业单位领导干部。她身上却没有那种富家小姐桀骜不驯的傲气。但他见到她第一面时候,他就动心了,她也被他才华横溢,阳刚帅气的外表深深吸引。   相处几个月后,她们走进了婚姻殿堂,不久在小娟父亲的帮助下,董雷调动到市法院工作,小夫妻两个每天共同上班,下班共同做饭,小日子过得甜甜蜜蜜。一年后她们儿子出生了,董雷专门请了一段时间假,体贴入微照顾好妻子,并且把乡下老妈妈接回来同妻子一起照顾孩子,王小娟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这个家挺充满了幸福的温馨。   到儿子一岁多时候,他把孩子让老妈照顾,她们两个继续都去上班,董雷在单位,依然认真工作,办案认真,在加上有岳父这个后台,他的前程不可估量。   二   董雷的生活似乎太一帆风顺了,没有经历过挫折,考学结婚,生子一切都是那样的自自然然,水到渠成。如今回家就是油盐柴米,平平淡淡没有一点激情,儿子已经十多岁了,他们已经在城市繁华地段按揭了买房子,买了几万元一个小车,日子过得令人羡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妻子和他说话越来越少,没有了生活情调激情,那些曾经的花前月下的浪漫,也一去不再复返,好像就她们的生活一直就缺少一点佐料。他感觉自己生活就如同一团死水,精神越来越空虚,他挺羡慕有些男人在外彩旗飘飘,在家红旗不倒。尽管许多同事们都嫉妒他,但是他心里总会说:“幸福什么呢?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人常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那天晚上,董雷在一家小餐馆吃饭,刚坐下来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抬起头一看此人油头粉面,一双小眼睛忽闪忽闪透露着精明,身穿蓝色西装,里面白衬衫,就差没有领带,看面相好像似曾相识,董雷就是想不起来。“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麻老五”噢,董雷想起来了,麻老五是自己的初中同学,由于时间久了,他初中高中同学圈子都几乎不太联系。   “服务员上两瓶酒,上两个菜。”麻老五吵嚷着。   “别这样,我从来不喝酒”董雷连忙站起来准备拦挡。   “咋老同学,二十几年没有见面了,还客气什么,这又不是拉拢共产党干部下水,少喝点。”麻老五这样说,董雷不好推辞,他们一边吃饭一边继续闲聊。   “董雷,我早听说你在法院工作,现在飞黄腾达了,都忘记老同学了吗?”麻老五笑吟吟的说。   “看你这身正装,老同学你混的不错。”   “马马虎虎够养家糊口,我大哥在城北开了一家酒店,我给负责,也算是给别人打工。”   “以后你老同学用的我时候尽管吩咐。经济上我帮助不了你,法律上小问题我能帮你解决。”   “现在也没有什么,哥我包里--包里--有的是钱。”麻老五舌头打卷,喷出了一股酒气。董雷感觉头也晕乎乎的。他不知道怎么了,以往他从来不粘酒。   “麻老五,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董雷赶忙出去拦住一辆出租车。   “家,哈哈,我哪里有家,走我们一起回酒店。”说着麻老五把董雷一起拉进出租车,出租车向着酒店的方向呼啸而起。   这是十层楼房高的酒店,表面看起来很普通,麻老五踏进门,就听见服务员毕恭毕敬的喊着;“经理好!”董雷在法院工作,一般都是出门在外才住酒店,本市酒店很少光顾。酒店的装饰还可以,过道红花的地毯,暗红色的壁灯,灯光周围有一种暖味的感觉。麻老五打开一个房间的门,里面装饰异常奢华,席梦思床上,洁白色的床单被罩,电视电脑,热水器,各种配套设施齐全。“你洗个澡,就歇息吧,我先下去。”   董雷感觉头还是晕乎乎的,他没有去洗澡脱掉衣服就睡觉了,他想睡一觉自己会清醒。董雷迷迷糊糊的躺下了,很快就进入梦乡。这时候房门开,他看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在他面前悉悉索索脱掉衣裤,钻进了的董雷被窝,董雷以为是自己的妻子,他紧紧抱紧了女孩······董雷突然醒来了,看到一张清丽的面孔,看到了女孩子可怜兮兮的哭泣,看到了洁白的床单上一片狼迹。昨晚迷迷糊糊得,她就说感觉不一样,如同新婚一样,老婆什么时候变的这样温柔体贴。女孩抽抽噎噎一边说:“麻五哥让我给你送晚餐,我进来看睡着了,我帮你盖了下被子,结果你抱住人家不放,你力气真大····”他以为是自己老婆,没有想到真是一场艳遇。女孩的楚楚可怜的哭泣,不由一个男人不怜香惜玉,董雷拿出纸巾,帮他拭干眼泪。“既然已经发生了,妹妹,你说该怎么办。”“我的哥,我不会敲诈你,我家里情况也不好,我家在赣南山区,弟弟在学校上学,母亲多病,我不得已才出来打工,我只要你好好爱我就行,别过两天就不认识了。”董雷以为她会和自己要钱,没有想到这个叫小曼女孩真温柔体贴。难道天下真的掉下馅饼了,说着她们又像藤蔓缠着大树一样,席梦思床上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   天亮了,董雷上班迟到了,遭到领导训斥。他赶忙解释自己喝多了,睡在朋友家里。他打开手机,看到十几个未接电话,十几条短信,都是老婆发来的,他赶忙给老婆回电话编了个谎言。   办公室的窗口,正对着大街,董雷目光呆滞,瞅着窗外,想着心事,他这是怎么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精神恍惚,满脑子都是装着那个女孩,她的眼神,她脸蛋,她的一颦一笑,深深镶嵌在她的大脑里,挥之不去······   董雷手机响了一下,收到一条短信“雷哥,今晚你过来,我想你,你真的很棒。”看过短信以后,董雷心里美滋滋的,如同吃了蜂糖一样,在家里她们夫妻生活从来就像履行义务一样,真正和女孩在一起时候,他觉得年轻的激情重新点燃。   太阳终于消失在西边的高楼的身后,董雷就要下班了,他急忙开着车先会了躺家。他刚进家门就看到了妻子已经摆好饭菜,董雷换了鞋子,洗了手,静静坐在桌前,看着妻子,孩子,还有母亲,等着他回家,内心忽然有涌出一种歉疚,但这个念头很快就闪过。吃完饭,他连忙以单位有应酬为借口出去。妻子没有阻拦,只是劝他少喝点酒。他开着自己的小车,心急如焚的走了,去了那个叫小曼的女孩子的家里,她家在距离市区很远的郊区的一个小区,当董雷爬到楼顶层的时候,敲门走进房间,单元装饰不算太豪华。只是客厅摆着两个麻将桌,客厅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几个男人女人在全神贯注打麻将,看到他进来大家并没有人觉得奇怪,也没有人说话。屋子里开着空调凉飕飕的。小曼今天穿着白色的裙子,她就像白衣仙子一样,浑身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看到耀君来了,忙露出灿烂的笑容。董雷上学时候,每年过年回来经常和发小们玩几天。那是后小打小闹输钱赢钱也没有多少无所谓,只是为了开心。对于麻将他谈不上兴趣,也不反感。结婚以后,参加工作她就没有摸过麻将。   董雷坐在内间卧室,内室里的灯光是淡红色的,有一种暖味温馨的气氛,那是床头上一盏橘红色的小灯散发出的光,这种光线扑朔迷离令人眼花缭乱,董雷目光瞅着小曼美丽的脸庞,她身上不知是体香还是化妆品的味道,令他欲罢不能,他胸腔燃烧起一股无名烈火,放佛磁铁一般,向着那诱惑的香味粘去,缓慢的寻觅着那鲜红的嘴唇,他如痴如醉沉迷于温柔乡中。   一会儿,外边有人叫“老板,三缺一”原来是一个男人走了。“你先坐,我去给顶个数。”小曼出去了,她坐在麻将桌前,董雷房间感觉无聊的,就出去也也坐在她身边。她的手法熟练,眼疾手快,只是打麻将总是会不经意别人留下空隙,董雷看她连续输掉几场,心焦急,“小曼,让我上,你去端茶倒水。”董雷把小曼替换下来。今天也许是由于有美女陪伴,心情格外的好,董雷玩牌并不老练,但是手气非常好,而且他毕竟是法律学校毕业,记牌特别准,吃,碰,摸,炸,杠后开花他玩得得心应手,他的脸上不觉露出一丝喜悦。   董雷把手机开成静音,这时候她不希望任何人干扰,身边堆积了好大一堆“片”,那可是钱呀,他不能中途离开,也走不了。她的妻子已经给他发了几个短信,儿子也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他不知道,完全沉迷于麻将游戏之中,几乎在一夜之中她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个麻将比上班好多了,而且还不要受领导的约束。   一点多钟的时候,麻将终于收摊,闲人准备离去,一边还嘟囔,“今晚,手气真背。”这时候屋子里有剩下她们两个人,小曼收拾好屋子,董雷心情异常亢奋,今晚的收入等于平时上班一个多月的收入,小曼拿出一瓶红酒,高兴的说:“为你的胜利干杯。”董雷端起酒一饮而尽。那一晚,他又忘记回家,她躺在温柔之乡,享受着春宵一梦。   三   一觉醒来,黎明的阳光,已经透过窗户洒在屋子里,董雷赶忙急急匆匆去上班。此时,十字街口红绿灯闪烁,街道上上班族,行路匆匆,交通警察已经站在红绿灯下指挥交通,董雷开着车,远远看见自己妻子小娟在门口来回度步,很焦急的样子。他刚把车停好,妻子就把他拉到一边:“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打电话就是不接,问你领导说昨晚没有应酬。”   妻子显得异常生气,她的脸色都变了,她的眼光含着泪光。“我打麻将去了,”董雷小声说。   “你不是以前不赌博,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你不要这个家庭了吗?”   “我打麻将也是为了咋这个家,上班能挣几个钱。”说着他把妻子拉到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千多元硬要往她身上塞。”“我不用你的钱,我只想听你说实话,我只想要你回家。”说完,她转身愤愤离去。   董雷一天上班无精打采,早晨一会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领导进来后再一次严肃批评了他,对于上这个班他已经没有一点激情了。   星期六的两天时间董雷在妻子的督管下,他没有在出门,但是过了第三天晚上,她又去了那个温暖的小屋,哪里不仅能赚到更多的钱,而且能消受到野花般的芳香,她真的舍弃不了。不过他以后不在哪里过全夜,打麻将无论多晚她都会回家。   日子就是这样在游戏中一天天度过,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小娟已经知道了丈夫的行踪,从此不再给他打电话,也不问他干什么去了,只是她是个知识女性不会和别的女人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她真的希望丈夫有一天能够迷途知返。   母亲也曾经苦口婆心劝说自己儿子,让他回头,不要再赌博了。   董雷赢钱越来越多,小曼缠着他总是不离不弃,他迷恋她的身体,小曼很少向她要钱,但是他也不是吝啬鬼,偶尔给小曼买衣服装饰品。他觉得她们这才是人间真爱,董雷已经不满足于这样的小打小闹,他要寻找找个城市更大的赌场。小曼早就告诉过他,麻老五哪里有个赌场,就在酒店地下室,他不知道自己在走向不归路,而完全把这个当作事业,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法院领导已经严重警告他,他若是在这样执迷不悟,不思悔改,就将他开除。董雷已经不注重这些了,他想着赌博捞钱快,不上班又有何妨。   那一个冬天的夜晚,街道上的灯火明明灭灭,两旁的大树树上五颜六色的彩灯如同星星一样闪闪烁烁,放佛进入童话般的世界。董雷下班以后,就匆匆来到一家地下赌场,这是麻老五告诉他的地方,他完全以为自己是赌场老手,目光里含着几分傲气和不屑一顾坐在一张桌子前。地下赌场不算太大,一百多平方,摆着几张麻将桌子,里烟雾弥漫,这里看起来鱼龙混杂,不时有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人端茶送水,这里简直就如同到了澳门一样。董雷把自己包里钱全部换成片,今晚美美捞一把,赞更多的钱,换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车子,他的眼睛里似乎看到了红花花的钞票滚滚而来。   麻将“噼里,啪啦”的响着,对于董雷来说这种声音就是激情的的催化剂,他的生活中不能没有这种声音。他的精神高度集中,眼睛睁得雪亮。他不想在回家,回到家她和妻子没有共同语言,他听不进去母亲的唠叨,孩子考试学习成绩他从来也不过问,他就是一个局外人。只要到了麻将场,只有见到小曼,他好像重新焕发了青春。 武汉治疗癫痫的好医生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能治好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武汉癫痫病哪里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