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桃花镜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微小说
欧阳归真因为工作的关系,来到了临海的小城连云港。他早就听说过连云港,一个地方不大,却有着丰富文化底蕴的城市。从百度上了解到,这里不仅有闻名于世的花果山、孔望山,更有反映农业部落原始生活及祭祀活动的将军崖岩画,岩画上那千百年前的图腾,深深震撼着他的心灵。   欧阳归真是一名记者,他正直,善良,兴趣广泛,不仅爱好旅游,而且对佛学、崖画、等颇有研究。他认为人应该有所信仰,有所敬畏,才知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才能“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由于工作的关系,他经常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现实社会中人性的贪婪与险恶,让他越来越厌倦。他喜欢斯宾塞书中鸟群扑面的天堂,更喜欢梭罗笔下纤尘不染的瓦尔登湖,那种静谧和澄明,让他越来越心驰神往。近年来,他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融入到自然中去,大自然纯粹的美,震撼着他的心灵,冥冥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呼唤着他,回归山林,乐享田园。他身陷其中,不能自拔。   清晨,当欧阳归真来到桃花涧景区的时候,只见远山迷濛,雨意浓浓,游人稀少。这正切合了欧阳的心意,他喜欢静静的在山水间徜徉,慢慢体会自然本身所拥有的纯真和美丽。   景区内,桃花盛开,晨曦中含羞带露,娇艳欲滴。景区大门对面的山峦上,云雾缭绕,南海观音置身于云雾之中,默默的俯视着人世间。欧阳归真对着观音菩萨默默祈祷,希望能够走进自然,乐享田园,他相信观音能够感知他的虔诚之心。      二、   欧阳归真沿着山路逶迤而上,一涧溪水在谷间淙淙流淌,涧边的茂林修竹,闲草野花,构成了一幅绝美的人间仙境。再往前不远,就是著名的将军崖了。   素有“东方天书”美誉的将军崖岩画,分布在一块覆钵状的山坡上,岩上遍布了人面头像,鸟面图案,星象,农作物等符号,线条浅而宽,粗狂劲直,给人带来原始生活的气息。   欧阳归真仔细的欣赏着,查看着,叹息着。画面上最大的的人面像,头顶上带有一尖顶性饰物,圆形的脸庞上,大大的眼睛,耳朵和嘴角各有线条相连,脸上还有许多花纹似的图案,像是部族的女首领。所有的人物没有四肢,下面都有一条线与农作物相连。   欧阳归真不仅被岩画的精美所吸引,更为先民的智慧所折服。从岩画上不难看出,先民不仅知道了用图画记事,观察星象,还有了对美的追求,对粮食、天地神灵的膜拜。他们对大自然深深的热爱和对天地,谷物的敬畏和崇拜,莫不让欧阳归真感动。欧阳归真感觉自己也走进画里,走进了那个平和,没有纷争,充满原始气息的农耕时代。   不知不觉间,天空竟飘起了雨丝。欧阳归真余兴未了。他记得资料记载,山顶东崖上,刻有一牵马的大将,将军崖也因此而得名。欧阳归真找了很久,脖酸眼涨,也没有看见那副将军图。他忍不住抬起头来,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突然,欧阳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奇异的画面。   对面山峦之上,一位身披兽皮,手拿木棍的勇士,正豹眼圆睁的注视着自己。欧阳归真惊讶的张大嘴巴,他使劲眨了眨眼睛,只见山峦之上云移雾绕,一片朦胧,哪有什么勇士?   许是眼花了吧?惊魂未定的欧阳归真,一边想着刚才奇异的景象,一边身不由己的向山上走去。      三、   山路弯曲,涧水悠长,夹岸桃花扑面而来,阵阵花香四溢。欧阳归真看着这“两岸桃花夹古津“的人间仙境,顿时忘记了一切,游兴顿增,沿涧急步而上。   转过一个弯,登上一段陡峭的石阶,来到一个水库边。刚刚还只是“沾衣欲湿杏花雨”,忽然间电闪雷鸣,风裹着雨向下肆虐,空中花瓣随风起舞,纷纷扬扬,落了欧阳归真满身满脸。紧接着雨滴噼里啪啦落了下来,欧阳归真欲待回转,已然来不及,头脑中忽然闪过‘桃花洞’三个字,他记得刚刚经过的路边有指示牌,便急忙忙的向路牌方向奔去。   指示牌的右侧,是一条碎石小路,两面都是山体。沿小路向里走不远,就见朝北的山体上,有一个不大的洞壁,洞很高,但是并不深。欧阳归真情急之下,并没看到‘桃花洞’的字样,见能避雨,便一头闯了进去。   雨越下越大,欧阳归真站在洞边,望了望满天的雨意,估计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索性什么也不想,打量起身后的洞来。   洞内光线很暗,可能因为雨天的缘故,洞壁上不时有水珠渗出。两边的石壁不是很光滑,透过密密的水珠,欧阳归真发现洞壁上竟然有模糊的线条,雨滴顺着线条“爬行”,显出一些图案。如果不是有雨水渗出,平时根本看不出来,这一发现,让欧阳归真惊喜万分,真是一次难遇的机缘巧合。   认真查看,石壁上的刻画,与将军崖的岩画非常的相似,大部分由线条刻画而成,有人物,星象,植物等。最里面的石壁上,水流很大,似一面瀑布从上倾泻而下。水后的石壁很光滑,特别是中间微微突出部分,就像一面圆形的镜子,光可鉴人。水溅落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条小小的沟渠,向两边蔓延开去。   欧阳归真站在石壁前,仔细地查看着。透过薄薄的水帘,欧阳归真看见在湛蓝的天空下,有一大片粉红色的桃花林,林中桃花盛开,灿若云霞;微风吹过,扬起片片花红;桃林深处或隐或现着几间茅屋,屋前人影晃动,有笑声传来。笑声清脆,如银铃般一点一点敲击在欧阳归真的心上,欧阳归真情不自禁地向着笑声走去。      四、   阳光灿烂,满目苍翠,强烈的光线刺得欧阳归真睁不开眼睛。待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只见身边到处是布满苔藓的乱石和荆棘;远处树木高耸,植被茂密,各种颜色的奇花异草,在春风中摇曳着。欧阳归真蒙了,他摸了摸脑袋,这是怎么回事?   没容欧阳归真多想,左前方的树林里突然冒出两个人来。只见走在前面的一个身披兽皮,身材高大威猛,头发散乱着,一根绳结经额前束于脑后,黝黑的脸上豹眼圆睁,手里拿着一根尖顶的木棍;后面一个身材矮小,身穿麻衣,手里提着野兔、野鸡等物,看来他们是在打猎。   欧阳归真这一看吃惊非小,这不是刚刚云雾里的那个勇士吗?无论是衣着还是相貌简直一模一样。就在欧阳心念闪动之间,两人已经没入了前面的树林。欧阳归真既惊惧又好奇,决定尾随他们,一探究竟。   欧阳归真跟随勇士和小个子拐入一条黄褐色的沙土路。路边杂草丛生,怪石嶙峋。途中不时看见树丛里、悬崖边一树树桃花开得正艳。忽然,他们在前方停了下来,原来有一群黑鸟在啄取石块。黑鸟身形似鸦,嘴白如玉,两只红爪,头上斑斑点点,来往飞腾。勇士正用手中的木棍,瞄准黑鸟。欧阳归真从没见过这种黑鸟,好似书中所描写的“精卫”。欧阳归真不禁暗暗祈祷,希望他们不要打中才好。果然,一击不中,鸟群四散而去。   行不多远,突然迎面刮起一阵大风,刮得树叶刷刷乱响。欧阳归真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只斑斓猛虎突然蹿了出来,吓得欧阳归真急忙闪入树后。这时只见前面的勇士猛地抓起身边的小个子,唰的一声向后扔去。欧阳看着小个子被摔倒地上,疼得呲牙咧嘴,竟不由自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老虎张开血盆大口,直向勇士猛扑过去。勇士并不害怕,只见他将身体微微向旁一闪,手里的木棍迎面向老虎直插过去,木棍一下插入了老虎的眼睛,老虎疼得大吼一声,顿觉山崩地裂,天摇地动。欧阳归真大叫一声,闭上了眼睛。待到欧阳归真睁开眼睛的时候,老虎早已不见了踪影,勇士正搀扶着小个子向山下走去……      五、   山下的原野里,没有规整的田垄,东一块,西一块的麦田,麦田中间夹杂着野草。小麦已经金黄,农人们正在收割。欧阳归真惊奇看到,田里忙碌的全是女人,她们不停地挥舞着石镰,用力地收割着。强烈的太阳光照在她们黝黑的皮肤上,泛着油光。其中一个捡拾麦穗的老人,正直起腰来,手拿麦穗挡在额前,满是皱纹的脸上,汗水顺着干瘪的脸颊一个劲地往下淌。欧阳归真看着老人,突然间一种久别的温暖充满心房。他仿佛看见空旷的田野上,满脸皱纹的奶奶,正牵着幼小的自己,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前方,一条小溪蜿蜒着,如缎带般飘向天际。溪边的坡地上,粉红色的桃花正在盛开,桃花林中散落着许多圆形的茅屋,中间有一所较大的房子,像是部族首领的居所。林中空地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石磨、石凳、陶罐等生活和生产用具,人们进进出出,不停的忙碌着。欧阳归真忍不住好奇地走了进去,只见有人拿着木棍在石头上磨来磨去,有人在围着石磨打磨粮食,还有一个人拿着动物的遗骨在用石头刻画着……   村头忽然扬起一片欢腾,原来是勇士和小个子狩猎归来。孩子们兴奋地围着他们,叽叽喳喳边说边跑。勇士边走边和人们打着招呼,犀利的目光不停地扫视着周围。勇士的目光与欧阳归真的目光相接,欧阳归真只觉浑身一颤,一颗心狂跳不止,可是勇士并没有停留,目光一闪,径直向中间的大屋走去。   大屋里光线很暗,一个头戴尖顶头饰的人背对着窗户,坐在石凳上,像是部族的首领,两旁的地下,坐着五六个人,勇士也在其中,他们好像在商量什么?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块甲骨,边比划边说着什么……   欧阳归真正凝神观看,突觉身后一阵疾风,他回头一看,只见一只老虎正张开血盆大口,向自己猛扑过来。   “啊……”   欧阳归真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只见自己依着洞壁,一滴雨水正滴落在自己的脸上……   洞内石壁上的雨水已经渐渐干涸,那些怪异的线条和图案消失殆尽。   合肥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呢?湖北专治癫痫病抗癫痫的中药有哪些武汉羊羔疯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