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信任的幸福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武侠仙侠
无破坏:无 阅读:1961发表时间:2014-06-19 19:44:22 我正在厨房里烧着菜,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电话铃脆嘣嘣地叫了。因为是煎着鱼,一时又走不开,只好任由那电话铃声在这夏日的傍晚独自陶醉了。可是,这铃声,却实在是不近情理,依然不依不饶的一阵阵的嚷着。正在踌躇间,好在老婆回来了,她去接了电话。听她的说话,就知道是好朋友高界的妻子打来的。   “哎,你快过来,高嫂要同你说话呢!”她们简简单单地说了几句什么,老婆在客厅里就高喉咙大嗓子喊起来了。   “你先跟她说吧,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等一下我打过去。你不知道我这会离不开吗?”忙得晕头转向的我,不耐烦地扔过去一句。   可是,没一会,老婆又嚷嚷了:“你来接吧,她要同你说话呢!”   不得已,只有把火关了去接电话。   “猴子啊,问你一个事情。”电话那头,朋友的妻子连一句寒暄话也没有,而且语速极快,我立马隐隐地感到她一定是会问一个什么大问题,心里自然有点紧张。会不会是他们又吵架了,闹离婚了呀?   过去,我也接过她这样的电话。那时,大家都年轻,也都有些小脾气,她和高界往往会为了一点鸡毛蒜皮小事搞得剑拔弩张的,要分家要离婚,搞得人死牛瘟的。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这样的事情几乎已经不复存在了呀!两人天天唧唧我我的,亲热得很呢!   “嗯,你说吧。”我一面在心底歇斯底里地猜测着,一面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静。   “我家高界前几天到你那块的?”   “嗯,是的,就是前天。”不知道她的意图,我自然尽量简短并如实地回答,怕说多了反而画蛇添足了。   “他跟你借钱了?”   “是的。”   “你借给他了没有?”   “借了。”我依然不敢大意,依然惜字如金。   “多少呀?是三千,三万,五万?”听得出来,她的语气缓和了许多。但同时也感觉得出来,这一句话里也幽幽的隐含着智慧与人性的拷问。   “三万,他说是准备买车子的。”她舒缓下来的情绪多多少少感染了我,我也就斗胆多说了几个字。   听筒里终于传来了笑声。“啊,问问你,只是问问你,没什么的。我以为高界走在大马路上一低头就拾到了一大笔钱,发横财了呢!”接着,她又笑,少倾,她又开了口:“他没有留下借条给你?”   “嫂子,看你说的,我与高界那是一般的关系?”   听筒里一时没了声音,我以为电话出故障了呢。正疑惑着,终于又有了声音。“我刚刚同高界吵了,差点打起来。他说从你这借钱了,但是我没相信,因为不是个小数,一个字据都没有,我哪里能相信了?再说,以前他从来没提过要向你借钱的事情。”嫂子的声音这一回极轻极轻的,仿佛还带着点哭泣。   这一来,我倒是很是无所适从了,竟然一下子语塞,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嫂子在电话里说她错怪了高界,又狠狠地夸了我一通,说了一箩筐一箩筐感谢的话,这才挂了电话。   吃晚饭的时候,老婆突然想起了通电话的事情,我就一五一十地说了。老婆半响没吱声,沉默了好一会终于开口说道:“你也是,这么多的钱,也不留个条子,你就真的放心了?”说完,她又继续着喋喋不休唠叨。   我装聋作哑,任由她说去,心里却没半点儿着急。知道她就是那样的人,你越是“狡辩”,她就更加的来精神。看她说差不多了,我就对她说:“当初,你父亲把存折放我这,我也没写个收条给他呀!”   见我这么说,老婆便丢下一句:“瞧你得意的!”斜着眼睛瞟我,就只顾埋头吃饭不再语言了。   十几年前,我老婆的父亲,也就是我的老丈人,得了哮喘的毛病,特别是气温陡然降低的时候,呼吸都成了大问题,常常上气不接下气的,把个脸憋得通红,叫人为他的生命提心吊胆的。初冬的时候,状况更加的严重起来,一大家子人最后一致同意要把老爷子送医院去住院治疗。   落实好了床位,准备第二天就把老爷子送医院去了。晚上,老爷子见屋子里没别人,招手让我过去。他先是喘着粗气有气无力地问了要不要开刀,我一一回答了他。他看房间的门是开着的,用眼睛示意我去把它关了。   见我关好了门,他从枕头下面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小纸包包递到我面前。“我马上去医院了,能不能活着出来我也不指郑州癫痫病的治愈费用多少望了,我也活得差不多了。你帮我把这个放好,万一我走了,就用它,剰留下的交给你妈。”我明白,他所说的“你妈”是指我的丈母娘,但是,我却不知道他给我的小包包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你看看。”他仿佛明白了我的意思,指了指那小纸包包。   那小包包用一张不知道猴年马月的泛着黄色的报纸一层层紧紧地包裹着,好不容易把报纸完全展开了,里面又是用一个花手帕严严实实地缠着。再将手帕展开来,我终于看到了里面竟然是两本银行存折!把存折打开,看着一页页的明细账,我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了老丈人要把这个交到我手上的动机与目的了。   “你先放着,我不行了就拿它用,我死了也不去烦谁了。”说完,又认真地关照了一句:“你哪一个都不要说,有情也不能说,记住呀,一个也不要告诉他们!”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就算是我的承诺了。   有情是我老婆的名字。老丈人一共有六个子女,我老婆是老五,她上面还有四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全都成家立业了,而且姐弟几个都住在南京城里,相距也都不是很远,两个老人平时是跟小孩的舅舅在一道生活的。照理,老丈人应该把存折交给小儿子才更说得过去,因为这么多年小儿子还一直被他们宠着呢,或者交给哪一个贴心的女儿也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行,可他千挑万挑,居然最终把它交给了我这个排不上号的说话也没分量的小女婿!   想到老丈人的无限信任,我早已两眼朦胧了。好不容易三十,五十,八十,一百把一笔笔明细账加了起来,一共是六千八百二十元。   我把这个数字告诉了老人家,他只是淡淡地笑笑,并朝我软软地挥挥手,低声说:“我放心的,放心的,一切就由你作主了。”   好在老天保佑,老丈人一个星期以后康复出院了,我自然把存折悄悄地放到了他的手上。其实,我并没有完全遵守诺言,在老人出医院前,我斟酌再三,还是将存折的事告诉了我的老婆。   还有一件更远点的事情,一直到今天,我也是难以忘怀的。   我的婆婆是一个没有参加过工作的小脚老太太,身体硬朗得很,性格也开朗,九十岁的人了,依然成天乐呵呵的,还爱凑个热闹,我带她出去玩,她竟然像个淘气的小孩,公交车一跳就上去了。就是脾气有点儿倔,不肯同我的舅舅他们在一道吃饭,非得自个儿开伙。那一天早上刚起床一会,自己忙着把早饭吃了,说心里不舒服,就躺下了。大家谁也没在意,她这一躺下,就永远的睡着了,再也没有能醒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见她还没有起床,喊了老半天,她依然稳稳当当的睡着,全家人才意识到发生了大事,个个呼天唤地的,婆婆就这么安祥而平静地去了。   这事情来得实在突然,那时一般人家都不富裕,放在家里的现金都少得可怜,我们家也是如此,我妈妈和舅舅在为婆婆的后事花费而唉声叹气发愁呢。   “你们别烦,我那有钱。”见他们那样,我大大咧咧地说。   我这话一出口,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看我,每一个人的眼神里都流露着迷惑。因为大家知道我不会胡乱夸海口的,大家也清楚我每个月的工资也就是百把块钱。   “我那有快三千块钱,是婆婆放我这的,是婆婆自己的钱。”在大家惊愕的目光里,我平静从容地告诉所有人。   原来,每一个月,我的舅舅和我妈妈都会给婆婆点生活费,可怜婆婆舍不得全用了,总是会省下二十来块钱,自己先是用一个小盒子装着,有空就会拿出来数一数。毕竟是八九十岁的人了,总是数不出一个确切的数字来。她就会瞒着别人,神秘兮兮地来找我,要我帮她数一下。每每数完了钱,看看又厚实点的钞票,婆婆准会咧着没几颗牙齿的嘴,脸上总是荡漾着无比满足的笑意。   有一回,帮她数完了钱,我就对她说:“把这钱放银行去,还能有一些利息呢。”哪里知道,她立马就把所有的钱交给了我:“行,就存银行好,存银行好,二子你去存吧!到我哪一天死了,我自己用自己的钱,心里头踏实。”   就这样,我这个二外孙就为婆婆把钱存到了银行里去,以后她手上有了一点钱,自然会喜滋滋地交给我:“存去,存去!”每当有到期的,我就会把利息取出来交给她。婆婆见了这钱,就把它当作外块了,乐得合不拢嘴,总是会偷偷地拉着我:“走,下馆子去,好好吃一顿,想吃什么尽管跟婆婆说!”我哪里能要婆婆请客呢?她见我不愿意跟她走,就自己一个人迈着小脚跑到街上,大包小包的买回来一治疗成人癫痫的费用大概需要多少堆点心,瞅着左右没有人就小着心地塞给我好多,而且还要我当着她的面吃了。   就这样,七八年下来,婆婆的这一笔钱已经攒到了近三千块。我们就用婆婆自己多年聚沙成塔般积攒下来的钱,为她风光地办理了后事。我一直想,如若婆婆有灵,她准会开心的。   说实在话,我一直透彻地明白自己没什么能耐,时至今日也没混出个人模狗样来,更不要说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但是,我始终把别人对自己的信任看作是莫大的荣耀与幸福。她们始终不弃不离地陪伴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给我温暖,给我满足,给我坚定的信心与美好的期盼,使我眼前的世界永远都是芬芳馥郁妖娆多姿。信任,不也是一笔独特的财富吗?我可以非常自豪地高傲地说,不是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能轻易地得到这笔宝贵的财富的!   共 35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