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傻小子的爱情后续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西部文学
在年青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她。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长大了之后你才会知道在蓦然回首的一刹那,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岗上那静静的晚月——席慕容   《爱情缓慢节拍的敲打》   那晚醉倒后,可哥怎么走的忘却了,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回家了,我与韩睡在我的大床上。第二天起来,头止不住的疼痛。   韩迷迷糊糊的说,真是的,昨晚喝太多了,有点小不适应,你呢?   我笑着说,别提了,第一次喝醉的感觉真难受。   韩也笑了笑,你和咏洁昨晚嘀咕什么呢?   我笑着说,没有啊,只是见她一个人出去了,我去陪陪她。   韩大眼一瞪,又胡说吧?可哥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还不老实交代?不然以后别来我家了。   我无语了,无奈的说,我喜欢咏洁,从五年级开始。   韩大笑着说,哈哈,就知道你小子心里这么想,瞒的挺严实的嘛。   我傻笑道,其实不是我瞒你,只是怕败落了,让你笑话呀。   韩认真地说,咱自己兄弟,我不帮你帮谁?输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敢正视自己的爱情,把爱藏在心间,那永远只能做爱情的奴隶!我帮你!   我看着韩,有些感动的说,呵呵,谢谢你了,好兄弟。   在以后的日子中,我习惯了白天像猫一样眯着眼,呆在家里,做踏踏实实的宅男,晚上才开始梦幻般的生活。虽然至今还不知道咏洁怎样想,但是不能再做一个胆小鬼了,已经做了五年了,再做下去真的要逝去心中的那份感动了。只是妈妈一直唠叨着,你的暑假真成暑假了,什么都不做,只知道玩。我无奈的笑了笑。   步行去咏洁家的路上,月光温柔的洒在我的身上,柔柔的,懵懂的美好,夏日家乡的夜晚,星星依旧分外闪烁,让人看了忍不住去称赞这大自然给予我们的美好。对于生活也该是这样吧,只有心中盛满了明了,充满了信仰才会过的精彩与唯美吧!它给我们的记忆就该是无暇的斑驳,就该是让人充满无限的希望。就像我跟咏洁的再次邂逅,该是命中注定的。   见到了韩,韩正在家吃饭。韩的妈妈很好,总是很热情的接待我,那是一种农村人素来具有的纯朴和醇厚。有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给我,其实并不在乎有什么好吃的,只是有这种关怀是每个人都难以抗拒的美好。我也总是会和韩的妈妈聊上很久。   韩吃完饭了,对他妈妈说,妈,我们出去玩了啊,您在家好好休息吧,累了一天了。   韩的妈妈笑着说,恩,去吧,早点回来,别玩的太久了。   韩和我异口同声的说,放心吧,会的。   和韩走在羊肠小道上,看着月色下并不清晰,却也不黑暗的路上,周围落花与雾气的弥漫,给夜色提供了一番别样的气氛,让人的心头不禁萦绕起一阵阵暖意。再往前走就是咏洁家了,也不知道她会在家做什么呢?每次走到这里心间都会涌起一种熟悉和温馨的感觉,很奇妙,也很让人平和。   韩说,你在这等着,我去叫她。   我点着头,你去吧,我在这等。   不久,韩出来了,后面跟着的正是梦中的身影,那倩影在梦中游走了许久,也婉转了许久,顷刻间相见了,有些不适应,但又是那样的期待。   咏洁看到我,脸突然间红了下来,虽然月光柔柔的,不算明亮。但是那红晕依然可以看得很清晰,我突然明白,那温柔的脸,是那晚我的唐突导致的吧,真该死,何必那么心急呢?   我笑着说,咏洁,你来了。   咏洁笑着说,恩,我听韩说,你来找我了,让我一起出来走走,就跟着出来了。   我们三个人走在田间小道,扑鼻而来的正是麦穗的清香,还有那夜鸟的叫声与虫蛙的嘹亮。三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大多是回忆以前的趣事。在我们并不多的年轮里,也只有年少的记忆是那样的青涩与唯美,而那悄悄逝去的并不是时间,更多的是那些年在一起学习的美好。韩每次都会找一个适宜的机会离开,不得不说韩是个办事效率很强的朋友。   韩离去了,只剩下我和咏洁。两个人仰望着星辰慢慢的行走着。用现代人的话说,我们这是在压马路。而大多压马路都是些熟识或者情侣之间,可以便谈,便叙说着彼此的话语。但是我和咏洁,既不是太熟识的,也没有情侣间的亲密,所以压马路就显得有些生疏,只有脚下沙沙的步子声,证明我俩一起走在小路上。   每次的相望,很快就都转开了两个人羞涩的脸庞,青春的羞涩不禁描绘的淋漓尽致。我打破了沉寂,笑着说,我给你放首歌吧?   咏洁笑着说,行啊,不然闷闷的。   我笑着说,恩,我拿出刚买的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周杰伦的《星晴》娓娓的飘散了整个夜空。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往前走,看星星,一颗两颗三四颗连成线……周杰伦的歌,让人总是忘却了自我,只停留在心中的那份美好之中。咏洁和我都安静的听着《星晴》,这种感觉真是很美好,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听喜欢的歌,世上还有什么事比这样还幸福吗?   不经意间,一种念想出现在我的脑海,我也想像歌里唱的那样,牵起咏洁的手,一起仰望星星连成线,并肩的往前走。我的手慢慢的向咏洁的手靠近了,咏洁初有些想移动自己的手,可是终究没有动,还是停留在原处,而我的手拉住了她的手。那刻软软的手躺在了我厚实的手掌中,说不出的温暖夹杂着闪电般的激动散发,流窜在全身上下。说真话,十八年了,除了自己的亲戚,再没有牵过别的女孩的手,我心里暗想咏洁是怎样想的呢?她该也是唯一一次和男生牵手吧?   牵起的双手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那样亲切与美好,当我看着咏洁的时候,她低着头,很低很低,再也不敢抬起来,我想,她是怕我看到她那张本已红晕的双颊更加红晕吧。想到着,我就笑着问,你低头在看什么呢?   咏洁认真的说,看看这只手能牵我一辈子不能,呵呵,可能我看韩剧看多了吧,可是韩剧的最后总是悲伤谢幕。   我笑了笑,停住脚步,与咏洁正面相对,虔诚的说道,只要你愿意,我会的,永远,不会放下你柔软的双手,用自己的体贴和宽厚来照顾你一辈子。   咏洁笑着说,不用说的那么早,我相信你,哪怕爱情是一天两天,既然让你牵手了,我就会在等待中期盼你的迎娶,或是在等待中惆怅着你的离去。   我看着咏洁认真而美丽的脸庞,笑着说,不会,我会温柔的对待你,不管我们之间多长,但是只要我们相信,我们会明白这不是梦,这是真真切切的爱,直到永远。   我们的双手,在那晚,紧紧的握住,双手在夏日的夜晚,因两个人深深的爱意岑出了点点汗水,那晚我们都相信爱情的力量与唯美,那晚我们都相信了没有青春的怨恨,只有没有错过的遗憾。那晚我们都相信,这双牵着的双手走向的不是远方,而是未来。那晚我们都相信,习惯两个人的美好,不再是单身贵族。   《爱情蜜月期的苦涩》   再往后的日子,我们每晚都会在一起一段时间。从来没有跃过牵手的距离,就一直牵着手,看着星辰,感受着彼此的美好。但是快乐的时间不会常常停留在人间,人生就是每天面对无数的烦恼,要么战胜它,要么屈服它,看你怎样把握了。   那晚我草草吃晚饭,就出了家门,准备向咏洁家走去。可是我却看到了曾经的同学,许委婉。许委婉的眼神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我知道是不好的消息来了。   许委婉瞪着我说,你怎么可以这样?许依偎怎么办?   我苦笑着说,什么怎么办?她怎么了?   许委婉嗤笑道,你说她怎么了?还装糊涂?她为你整天心事重重,以泪洗面,你倒好,装作不闻不问,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无奈的说,许依偎,我们之间没什么好不好?你突然说个这,我很意外。   许委婉生气的说,那你以前没事乱说什么?周文杰,你是不是在挑战女生的耐性?   我赶紧说道,你先别生气,她没告诉你吗?那时候我确实有懵懂之感,可是她拒绝了我,内心的低潮,渐渐的掩盖了对她的情感,再说这么多天过去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了,要知道,最原始的东西,才是最美好的感情,过去了,就显得苍白无力了。不是我这人太坏,而是我的内心也有压力,你明白吗?   许委婉看着内心挣扎的周文杰,小声的说,其实我也不想来找你,可是我和依偎这么要好,看她那样忧伤,却又忍不住。为何爱情这样令人伤感呢?其实我明白你,也明白她,那你也不能这样搁浅着依偎对你的爱,你该说明白的。   我笑了笑,好吧,我会找机会对依偎说的。   许委婉笑着说,恩,这就好,不然我就差点对可哥说这事了。   我惊讶的说,你还没说吧?   许委婉看着周文杰惊讶的表情问,没有呀?怎么了?可哥现在一无所知。   哦,那就好,千万别说。我送了口气。   呵呵,原来你怕可哥呀?以后别再惹本小姐,不然,有你好看。许委婉调皮的说。   说实话,对于可哥的妹妹,跟可哥一样八面玲珑,让人很难以捉摸他们的脾气与出牌路子,总是不经意间就乱了你的方寸。   对了,你现在和咏洁好上了吗?许委婉突然问道。   恩,好了。我慢慢的说着。   许委婉惊讶的看着周文杰,这么速度,行吧,我会慢慢安慰依偎的。   看着许委婉的电车消失在夜幕中,不禁想到,是呀,是该对许依偎做个了结了。许依偎你有这样一位挚友,该感到幸福了。希望你的未来会是幸福的,错过的遗憾,是任何东西都弥补不回来的。那是一种对青春深深的幽怨吧!可哥,你可别现在找我的事,祈祷中。   又见到了咏洁,心情还是禁不住的激动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治好。今夜咏洁显得更加温顺,像一个小女人,静静的听从着自己恋人的话语。当谈到许依偎的时候,咏洁的脸上还是显出了阵阵的涟漪,咏洁仰着脸说,她爱你,比我爱你早,你为什么不选她呢?这不是辜负了她的好意吗?   不得不佩服女孩子的心思,明明不想逝去自己的爱,却还是会说出与自己心思相违的话语,她们在期待的是十堰治癫痫病土方法自己恋人的肯定与执着,所以她们习惯用这样的方式来试探自己的恋人。   傻丫头,那时候我以为我们之间再无机会了,才会发现依偎身上有你的气息,那是一种错误的感觉吧!而你现在就在我的眼前,我怎么会舍去你,我的最爱呢?我认真的说。   呵呵,你就会哄我开心,谁不知道你怎么想啊,想望着锅里看着瓢上的吧?咏洁可爱的说。   我也跟着将错就错的说,哦?是吗?怎么我的心思你都知道呀?   咏洁怪嗔道,好哇,你这小子,还有花花肠子了!说着追着我打了起来。   我边闪边说,哎呀,我错了还不好吗?别追了,小心乐极生悲,崴脚了!   哼,你还敢咒我,欠打!咏洁追的更厉害了。   两个人就在夜幕中,上演了一场花田架。最后咏洁在我的怀中累的喘着香气,我笑着说,你的芬芳让我迷失。咏洁温柔的说,那就让你迷失一辈子。我认真的点着头,恩一辈子!   现今依稀记得,咏洁为我第一次流泪的场景。那天,是A村的大型集市,不知道你们了解不?就是一个村子有几天,会有很多商人聚集在这里,摆摊吆喝,连续几天。这段时间,这里会有大戏与人山人海的赶集人群。那天咏洁,韩还有我,都去了。三个人流连在集市上,来来回回的走着,年轻的我们最喜欢的就是在这样的集市上游玩,主要是玩个热闹,毕竟年轻人最喜热闹。   到了晚上,本来说好的,各自在各自的亲戚家住下来,第二天再赏玩一天。可是中途出了变故,韩想去H村找他的女友,让我陪同。我难以退却,毕竟韩为了我和咏洁的事,帮了不少忙,他难得提出让我陪他一起,怎么好意思退却呢?往往爱情与友谊之间总会出现一些难以避免的冲突,而这个时候不管你选择哪一个,都会给另一个带来忧伤。   咏洁听了韩的话后,望着我有些赌气的说,你去吧,我没事。   韩不会理解女人的心思,女人的话是需要好好琢磨的,他兴奋的对我说,看看,我说我姑姑是不会不管我的感受的,走跟我一起去。说着拉着我不由分说便走了。 郑州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在去H村的路上,我一直想着咏洁,她真的没生气吗?依然记得走的时候,回首望咏洁停留在原地的身影,小脸鼓鼓的,是没生气吗?我不敢相信。   不久到了H村,与韩等着他女友的出现。很快那女孩来了,韩与她侃侃而谈,而我站在一旁静静的思考着咏洁。   我们在H村待了将近两个小时,就一起商议着要不要去A村了,于是韩说,别去了,我给咏洁打电话。   电话里的铃声消散了,传来了咏洁的声音,喂?   喂,是我,韩,要不你回来吧,我们不去A村了。对了,把周文杰的电车骑到他家吧,我们在他家等你。韩笑着说道。   哦,好吧。咏洁的声音在电话中显得有些像哭了的感觉。我禁不住有些心痛之感。   韩看着我笑着说,搞定,走吧。   我默默无语的坐在韩的车上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到家不久,咏洁也来了,我忙出来接她,可是看到她的那刻,她的泪再也抑制不住,哭了起来。这下让我措手不及,我乱了分寸。韩忙出来,看到后就问,怎么了?咏洁只是哭个不停,并不言语。这时妈妈也出来了,关心的问,怎么了?我忙说,没事,您回屋吧。说着搂着咏洁走出了家门。 共 697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