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背影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西部文学
   昨夜梦见了父亲,心灵深处那抹伤感难免被触及。对父亲的概念,随着时光的巨轮,早已模糊不清,而那滴血的往事,纵然被碾转成烟,却仍然清晰地浮现于眼前。   那年冬天,天格外冷,我的婚姻出现了问题,尽力挽救,依然毫无起色。屋漏更遭连阴雨,孩子又在这节骨眼得了麻缠病。我煎熬得几乎快崩溃了,体重一下子竟然从六十公斤下降到四十公斤。实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接受了爱我的那个男孩的援手。   他看着我的身心被婚姻折磨得不成样子,一气之下,买好了南去的车票。走之前,我说我要对父亲打声招呼,他不仅是我的精神领袖,还是我最信任的朋友。男孩答应了,他说和我一起面对父亲的宣判。   父亲知道我任性倔犟的个性,但他还是劝我三思而后行。   “爸爸,你总是让我隐忍不言,可我的一再沉默换来的却是他的变本加厉。”我的委屈像决堤的洪水。   “孩子,你会为今日的决定付出代价的。凡事有个过渡阶段,你太缺乏磨练,以至于遇事就冲动,没听说过梅花香自苦寒来么?”往日的父亲是慈祥和气的笑脸,这刻却变得严肃、郑重其事。   “爸爸,我耗费不起,也没有耐心等结果。”不等男孩解释,我先急于表白。   父亲的神情历来是镇静的,这次却有点起伏。他虽然了解我至深,但他绝没有想到我用这种办法对待自己的婚姻。他倒不是不赞成、不支持,也不是不疼惜、不为我着想,而是认为我的想法和做法太过于片面、极端。   “你们何时走?”父亲是知难而退的人,一看我的态度那么决绝,不由打消了说教。   “阴历十一月十六日。”他怯怯地望着父亲。   “再有半个月?那就是说,这个春节你们不在家过了?”父亲盘算完毕,极其失落地打量了我们一眼。   我们相互点了点头。“这样吧!你反正要走了,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回来,能否在最后的时间里,抽出精力给我做一顿饭?”有生以来,父亲屈尊地向我开口。   男孩不知父亲的真正用意,踏出门槛还痴痴地说那他等我的消息。父亲恢复了他的常姿,问我,把那个男孩当救命稻草么?我实话实说,别无其他路径了。父亲说,旧伤治愈不了也就罢了,怎能徒增新伤?我羞愧地垂下了眼帘。   “也许他能救赎你的感情,但他主宰不了你的人生。你能明白吗?”父亲帮我分析症结,并予以善意的提醒。我不敢看父亲,我怕他的意味深长会拉回我不归的灵魂;我也不敢挪步,我怕这一转身,父亲会颓然倒下。贫穷困苦袭来,他不畏惧;病魔灾难光顾,他斗争到底;可他的女儿干出这种事了,他不在乎所谓的颜面,他注重的是女儿真正的幸福。   我还是硬着心肠走到了村头,父亲非要坚持送我一段不可。他推着车子在前面走,我则抱着孩子尾随其后。透过那一缕寒风,他佝偻的背影折射到我眼里。这是第一次,我细心地观察父亲,也根本没有想到,那是父亲最后一次留给我的风姿。   醒事起,母亲常年奔波在外,父亲留在家的机会较多。于是,他犁地,我施化肥;他喂牛,我递草;他拉风箱,我抱柴禾;他扛麦袋,我扶到他肩膀。他给我的感觉不只是高大魁梧,还是敬仰崇拜的神灵。也就是他给我讲的“一副壮锦”,让我对生活充满了美好的遐想;也就是因为他讲的“一片蓝树叶”“孔融让梨”,我一直礼让、谦让;也就是因为他讲的“猎人海力布”,我才那么勇敢,以致于感恩村里所有的男女老少。   他说,无论是干芝麻小还是西瓜大的事情,都要尽力,且要干好。当我问他,能拥有西瓜,却为什么要选择芝麻时?他说,只有小溪才能汇集成大河流。他让我懂得了“舍得”的寓意,让我学会了成大事,必须先将小事养成的良好习惯。   无数次注意到他的背影,却没有珍惜过,以为他会陪我一生一世,以为他的背影无处不在。这一次,看着他的背影,我照样漫不经心。如果我病了,父亲会求医;如果我跌倒,父亲会拉扯;如果我做错了,父亲会纠正,并帮之改正。然,我婚姻的失败,不但令父亲一筹莫展,且将父亲的名声毁于一旦。父亲心里肯定万分难过,可他不能轻易表露,他一表露,女儿更无法支撑。父亲也不能给我明示,他不是世俗的人,他允许我离婚,却不想我重复悲剧。   自从出嫁,我的婚姻就成了他的心伤,有了外孙女,他不喜悦,反而更消瘦寡言了。母亲说,父亲是被农活逼迫的,只有我心知肚明,父亲为了我,是何等的忧虑交加,甚至他的头发在短短几天全白了。让我用走的方式一了百了吧!父亲,我无颜回来,但请您一定要多保重。   送了一程又一程,到我们的地头了,他停住了脚步。“爸爸没能力说服你。然,路,走得歪正,全在自己的一念间。你好自为之吧!”他语重心长说。   我怔怔地站着。他挥手示意我快走,我还是呆滞不动。无奈,他只好背身先往回返。一想到永久作别,真想嚎啕大哭,可没有力气,也不敢打击父亲的自信心。父亲已经够苦了,他先前没被推荐上大学,话语少了几许,母亲后来嫁给他,他才死灰复燃。婚后三年里,生了我和二妹,父亲难免感激上苍。   谁料二妹咿呀学语、蹒跚走路了,却得了恶疾,医生摊摊双手表示无能为力。再后来,有了三妹和弟弟,父亲的愁云才得以舒展。这期间,他从树下摔下来,加上在潮湿的窑洞里做账,他的腰和腿一起就损伤了。   平时他走路,侧着身子一跛一瘸。当叔伯婶娘投来同情怜悯的目光时,父亲无所谓地笑笑。他不自卑,但是个好强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不开口借别人的东西。他说一般情况下,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和负担,自己的苦能受就受,受不了再求助,别人也愿意慷慨解囊。所以,他从不无痛呻吟,小事也磕绊不住他。他说办法肯定比困难多。   我就在他言传身教的气氛中长大。尤其是他的正义和风度,是我一生不能忘却。而我不谨记,不以他为鉴,竟要逆行了。婚姻那么至关重要?婚姻是我追逐的终极目标吗?我违背了父亲的意愿,也辜负了父亲的人格。   十一日了,父亲捎话叫我。我买了四个又大又圆又红的苹果,托亲戚带给他。他没心思吃,却说很想再见我一面,因为,他的女儿要远走高飞了,而且一去不复返,他放心不下,又万般不舍。爸爸,我是听您话的乖女儿,可我受不了婚姻的摧残和虐待。我边拿着钎子给他织毛衣,边向他诉说着心语。   我没有去,主要是我做的事对不起他。他能原谅我,我却宽恕不了自己。十四日,天朦胧黑,表哥来家叫我。我以为又是父亲的意思,刚想回绝,他却说父亲在医院等我。医院?那可不是个好地方。父亲从来不开玩笑,难道他出了意外?他不是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人,他时常教育我无论发生天灾人祸,都要看开世事,莫非他自己“独上月楼”?   走廊,是亲朋好友的哭泣声;手术室,是母亲撕心裂肺的喊叫;我无视身边每个人,就那样一言不发走到太平间。他静静地躺着,眼睛微睁,嘴唇翘起。据表哥说,父亲是在捡柴禾的半路,被酒后的司机横冲直撞的。行人都说,本应是母亲倒在车轮下,不知他怎么就冒出来……   他以顾全大局的悲壮姿态警醒我吗?他以大气凛然的绝世背影告诫我吗?爸爸,别这么较真,女儿是不惧怕夜路,却经不起您血腥场面的恐吓。爸爸,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你为之献出性命,我不走就是了,你可以骂我、打我,任你怎么处罚,我一概接受。就是别用这么残酷的手段,好吗?   我没有走。我一心一意陪父亲过了年,陪他迎来了春暖花开,陪他收获了秋天的果实,陪他度过了严寒的冬季,陪他观赏了十五年的日升日落……   十五年间,遭遇了大小多少祸事,尽管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我也没有把任何人视为我的靠山。当恶涛滚滚、当荆棘遍地、哪怕伤痕累累,我也丝毫未放弃过。他给我的意志、给我的坚韧、给我的信念、一点一滴渗透到骨髓,让我的思想不觉然间变得强壮、从容。   清明、中秋节,伫立在他坟前,给孩子讲“一副壮锦”,“猎人海力布”的故事。讲着讲着,我就甜蜜地笑了。孩子动情地问,曾经的父女情果真如此美好?我说是的,刻骨铭心。接着给她讲,爱,不单纯是用眼睛表达,更多是,用心灵——深沉的心灵。   她问我何时感悟到的?我说失去了才追悔莫及。她说,这就是我为什么珍惜生命的每一天,珍惜生命有爱的日子?我抹眼角了,说父亲给我的的确太短暂,要是时光倒流,我非拉住他的手不放松!   下了坡,出了村,又到了父亲送我的地头。这里曾经发生过一个凄美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在危急时刻,扭转、改变了我感情的方向,直至影响了我整个人生的道路。我忆起了年少轻狂的举动,以及情感的爱恨恩怨;又追忆起了脆弱且又伟岸的背影留给我的念想和思索,最后,追忆起父亲那句“梅花香自苦寒来”,心头就禁不住涌起一股无限遗憾和愧疚。 双眼上翻腿绷直是癫痫吗郑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如何用药治疗癫痫病济南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