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二十年后的相聚_1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摘要:时光荏苒,流逝的是岁月,不变的是同学之间地久天长的友谊。我们约定,下次相聚,一定不要再过这么久。 一   暑假期间,看到一同事在空间晒出去天津母校参加二十年同学聚会的照片,一脸的灿烂,让我吃惊不小。   她和我同一年参加工作,曾在一个锅里摸过勺子,又在一个单位教书,对她再熟悉不过。就她,平时买棵菜还得老公陪伴的主,怎么去了那么远?可是,任我瞪大两眼在一张张照片上搜寻来搜寻去,愣是没找到她老公和孩子的影子。   怎么可能?我在照片下贴上一句:“和谁去的?”   她迅速回复:“自己,怎么样?厉害吧?”   看来她是有自知之明的,不只是我,她也在为自己的大胆举动自鸣得意呢!   我发去一个赞赏的表情,她回复:我也挺佩服我自己的。   再后来,她在网上晒出很多同学聚会的照片,一脸幸福沉醉的模样。   三天聚会结束后,她在空间以《毕业二十年,我们相约津门》为题陆续发表三篇日志,记载这次的聚会。看得我眼热心跳,感慨多多。   她在《旅途的考验》篇,记录了旅途的奔波与劳顿;在《师生情,同学谊》篇,抒发了同学相见后的激动与欢喜、彻夜无眠互诉衷肠的泪水与幸福以及离别的不舍与酸楚;在《囧事》篇,爆料了很久不出门的自己遭遇的些许尴尬:因为不了解旅店的时间计算规则,多付了一天的房费;因为算错时间,遭遇自动取票机前“您买的车票已过时”的尴尬;因为很久不出家门,地铁站自动售票机前及电梯里发生的那些囧事……   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五世修得同窗读”和“一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为了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了说走就走的旅行”的信念坚定了她此行的决心。   她坚信风风雨雨一起走过,是一种难得的情缘,值得终身留念。因此,柔弱的她毅然放下手头工作,克服重重困难,不远千里去赴这场毕业二十年之约。   二十年,该多少话要说,多少情要诉?她和室友们呆在酒店,彻夜长谈,回忆当年往事;谈各自的家庭、生活;探讨灿烂的人生;说自己的成绩;谈自己的苦恼……   她们站在老宿舍楼前,仰望当年的330宿舍,说起当年的糗事,大笑不已,并合影留念,把千言万语、万千情愫都定格在瞬间。   千里的奔赴,换来三天的欢聚、笑谈和相拥,慰藉了二十年的分离、牵挂和惦念。三天的时间,真实的如同在梦里一般。   她说:“总觉得我们现在只是放假回家,开学后我们就能相见。”一句话说得我泪眼婆娑。      二   不知是受同事这次聚会的影响,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当同学在群里提议聚会,问我去不去的时候,最愁出门和应酬的我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几乎是优柔寡断的我这么多年来做过的最果断最迅速的决定。   或许和年龄有关,更或许和近几年的经历有关,我格外珍惜这次相聚的机会。二十年不见了,我想知道我的老同学现在什么样,过得怎么样?   当同学超答应过来接我的时候,一副担子放下,剩下的便是满心的期盼。这次聚会,是超联系的。对于超我比较熟,上学的时候,我们几个来自农村的同学,曾在一起做过勤工俭学,身上都带有农家学子浓厚的淳朴、朴实、朴素的印记。特别是穿着,朴素的令人同情。本来就内向的我,在班里更加沉默。或许和性格有关,超属于那种和谁都可以说得上话的人,健谈,随和,和他在一起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当我在路边等候他们的时候,看着正在补修中的马路以及路上飞扬的尘土,我一下子后悔了,要不是因为我,他们走高速该是多么便捷。   超打来电话说路不好走,让我再等一会儿。他的善意让我更加不安。当超说是黄涛开车的时候,我心里一惊,对于黄涛,我的印象不是很深,因为他那时不住校,在班里好像也不常见。但是他的模样还是比较清晰的,头发有点卷,一脸的青春痘。   车来了,超对我招手,黄涛也向我挥手打招呼。真是奇怪,二十年不见,一见到,仿佛一直在一起的样子,竟没有丝毫的陌生感。   超还是一副朴实的形象,只是多了几分岁月的沧桑。黄涛好像比以前还要年轻,上学时脸上的青春痘不见了,疙疙瘩瘩的脸变得光滑,穿着一件绿色的短袖衫,头发依然卷曲,用潘的话说,文艺的像个香港青年。   一上车,寒暄了几句,超便滔滔不绝,谈这次的聚会,谈他这几年钓鱼的爱好,谈上学时班里几个同学去他家劳动的事……最后谈到食品,黄涛便说起他饮食的习惯,他说凡是转基因食品和那些卖相俊俏的蔬菜他从来不买,要想吃豆芽、豆腐,都是到网上买土黄豆自己做。接着,我们一起感慨起当今很多人为了钱财不顾人命的伤天害理之举……   谈笑间,很快到达。大家早已等在门外。      三   路上,超说,这次见面说好得拥抱的,去了得先让潘抱着暖和暖和,他幽默的话说得我直想笑。   一下车,超竟拘谨起来,倒是黄涛和潘来了个拥抱。离我最近的是我班的涛,还记得上学的时候,心思细腻说话慢声细语的他最愿和我们女生一起玩,他总会让我想起《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当初,他很喜欢我班的慧,记得他曾给爱美的慧拍过很多照片。只是慧对他好像没有那份感觉,所以,他们的故事也就没有开始。因为我和慧一个宿舍,又是好朋友,再加上考前班时和涛就在一起学过画,所以,涛和我也算稔熟。虽然他也属腼腆类型,看到我还是来了个拥抱。令我想不到的是,和潘拥抱完的黄涛转到我身边,说我们得补上一个。   同学中,我属很保守的类型,对于男女生之间的拥抱很是不适应,即便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犹记得2012年那次去国培,一个山东的学员在告别的时候,借着离别的酒,非得来个拥抱,我实在推诿不掉,就在他张开双臂的时候,我身子往下一缩,接近1米9的他抱了个空,在大家的喜笑中,我终于逃脱。但愿我的矫情不会让他难堪。   卢还是那副模样,只要有他在,他永远是大家注目的焦点,一双看不见的小眼睛,永远笑得眯缝在一起。他的动静总是最大。“我抱潘,潘好像有点生气了,实在不行,你再抱回来吧!”卢操着一口浓重的乡音,他幽默的话逗得大家又是一阵欢笑。      四   令我们感动的是潘的良苦用心,她把我们聚会的场所布置得温馨浪漫,看得出她是多么珍惜这次相聚。一个宽大的红条幅挂在宾馆的墙上,“临沂师专94级美术班1班同学聚会”几个大字把我们的心拉得很近很近。茶几上摆满了香蕉、枣子、瓜子,硕大的圆形餐桌上也摆有水果和瓜子,中间是一大朵用钴蓝色丝绸造型的玫瑰花,那是大海的颜色,上面有几个硕大的海螺,周围几个小一点的海螺和各种贝壳掩映其间,像在翻腾的浪花里一般。我不禁赞叹生活在海边的宾馆人员如此美好的用心和独特的创意!   潘是我班结婚最早的一个,她的儿子也是我班最大的孩子,已读大学。听潘说,今年暑假,她和儿子自驾去了西藏,她的举动令大家惊叹。“怎么样?”大家迫不及待地问,“的确挺好的,景很美,不过布达拉宫和大昭寺得提前三天预约,小昭寺倒是不用。”潘还是上学时的样子,一字一句,语速舒缓,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意犹未尽,她话锋一转:“不过现在想来真是有点后怕。我儿子的体质还不如我,高原反应严重,嘴唇都白了……一见到加油站我就把油加满,恐怕路上油不够。并且路很不好走……”看得出他们一路的艰辛。   很是佩服潘的壮举,虽然饭桌上我们交流的不多,但从潘的语气和表情来看,她应是个活得很明白的人,且活得并不轻松。这次来的十一个人中,就我和潘是一个宿舍,饭桌上,我和她正好对坐,我们的目光不时碰在一起,像是粘住了一般,挪不开,移不动,几多的亲昵、不舍尽在其中。   饭桌上,我们班恋爱成功的一对漂亮的杨和帅气的季一直是大家话语的焦点。季是我们季老师的儿子,专业很好,当时算是班里的宠儿,杨的模样在我们系里数一数二,魔鬼身材,鹅蛋脸,标准的美女一枚,谁会想到,他们竟成了!犹记得,杨当年学普通话的情景,说得的确不敢恭维,我们很是佩服她的勇气和毅力。如今,她话流利标准的普通话令人咋舌,这是当年的我们想都未曾想到的。我想,季看重的不仅仅是杨的外貌,还有她的单纯、善良和执着吧!      五   感觉这次变化最大的就是黄涛,以前根本不记得他在班里曾说过什么话,现在,除了卢的胡海乱砍,说话最多的就属他了。和卢不一样,他的每一句话都深情款款,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   岁月塑造人,一点也不错,一个人的生活经历就像一块磨刀石,不断砥砺着你,改变着你。回家的路上,超的一句问话让我心里一惊,“你的父母是哪年没的?”   “06年,上半年一个,下半年一个。”黄涛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他沉静的回答让我心里隐隐地疼。那该是一种怎样的悲伤?   饭桌上,当有同学祝福父母身体健康的时候,我一句话也不敢说,不敢说这二十年来我的经历,三年内失去了母亲和父亲。没想到,黄涛比我还不幸。   二十年,会发生多少事啊……   超的又一句话简直让我不敢相信,更无法想象。   “这几年,咱班同学数卓变化大,本来沉默的他更加沉默。几年前,他的两个哥哥于车祸中身亡。那次,一辆车上四个人,无一人生还。”超说这话的时候,接近天黑,一股冷冷的秋风刮进车里,我不禁打了个寒战。这该是何等大的打击呀!那可是活生生的两个哥哥呀!对其父母来说,含辛茹苦养大的两个儿子,出门还有说有笑的,顷刻间,说没就没了……我不忍不敢再想下去。   想起饭桌上大家提到的云。本以为她会来的,她可是我们的大姐,又是潘的死党。   “这些年,她一个人带着女儿,老公不管不顾,在新疆买了房子,不打算回来了。”大家的一席话说得我差点呆掉,“他不是挣钱买房子去了吗?怎么可能?”我心里说不出的愤懑。为我可怜的同学,为他那无良心的老公。      六   这次的相聚,欢喜多多,但是更多的是对世事无常的感慨。   婚姻的不幸、家庭的变故、天灾、人祸……太多的磨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临到一个人的头上。   时光荏苒,流逝的是岁月,不变的是同学之间地久天长的友谊。   我们约定,下次相聚,一定不要再过这么久。   衷心祝愿大家都好好的。 武汉癫痫专科医院怎么选择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强青少年癫痫该怎么治疗随州那里有治疗好的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