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平凡】一路向前

来源:黑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摘要:常常喜欢缅怀陈旧的记忆,其实也并非想永恒地停留在过去。只不过,我们喜欢怀念而已,而较之于怀念,我们又何尝不喜欢前行路上那些万紫千红,百媚千娇? 向前走吧,一路高歌。前方,总有太多的希望与美好!    很久前就提过,想去右玉的杀虎口看看。终于盼得了他有闲暇,星期日上午十点我们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   说句实在话,我一直没以为那里会有多么遥远,心想都没出了山西的界,能有多远?再者几年前他与同事还去过,对于路线,应该是熟悉的。瞧,我就是这么一个理想主义者,把生活想得有些简单,也有些唯美。   恰逢是一个高温天气,燥热的空气让人坐卧不安,走了两个多小时了,我问他是否接近目的地,他却说还早着呢。伸出手,抓一把路过耳畔的风,那凉意从手心瞬间窜入了身体,其实,路上的感觉也很好,人生很多的事情追求的未必是结果,而是过程,不是吗?   他一边开车,一边听导航一步一步的指引,我倒是无事人一般,只安心赏景便是。然而快到右玉境内时,突然发现前方修路,无法通行,于是他只好掉头回转,我还有些担心地问他要往哪里瞎开啊,陌生的地方一片迷茫,哪里才是一条通往杀虎口的路呢?四下张望,依然无从知晓。   他就原路返回,导航一个劲儿地提示“请掉头,请掉头”,意在告诉他现在走了错误路线,但他一口气返回了十多里路,到了原先改道的一个岔路,企图重新设置导航找寻一个新路线,最后,却是徒劳,也许走低速,刚才那条路是唯一的一条。想了想,他就设置了高速路线,导航随即便指引出了正确的方向。   我一个劲地感慨:真是神奇啊,是谁这么聪明发明了这个奇怪的东西,一个看不见摸不到的声音就能指引着你天南海北,有它,就不怕找不到回家的路。   也许,这就是时代的进步,不断丰富着人们的生活,也提升着生活的质量。   很多年,没有看到过油菜花了。小时候的家乡并不缺少这种东西,却从没有把它当做一种美丽来妥帖在生命里。它就和家乡那些掉皮掉渣的土墙、和那些丑陋的歪脖子树一样,太过平常,也太过无所谓。直至现在,我竟然忘记了北方的七月,油菜花该开了。   刚进入右玉境内时,大片大片的金黄便赫然入眼,我惊呼那不是油菜花吗?一望无垠的田野,层层梯地之上纵横交错,灿烂明媚,大有波澜壮阔之势。三月,网上的好友就一组组地晒油菜花的图片,油菜花,成了三月最美的花事,由此,我心里那些渴望与怀旧也一点点被提升起来,可漠漠北国,三月总显得太过单调,我也只能望洋而兴叹,于是,那一片金黄就成了一份奢侈的憧憬。   不经意,就邂逅了久违的温情与亲切。   恍然才记起,此时,我的北国,油菜花正艳。   催他找一处僻静,停下了车,像小鸟一样便飞到了油菜地,纵情地钻入其中,恨不能让它重重叠叠的耀眼将我紧紧搂在怀中,恨不得,一瞬间便融化在那金灿灿的黄里。其实油菜花很小,单单拿出一朵来,根本不起眼,那细碎的花苞总让人有些怜惜它的单薄,然而它们开在一起,紧紧簇拥着,却开出了一片张扬,开成了骄傲,开得奔放,开得兴奋,开得热烈,也开得那么磅薄。   你闻到香味没?我问他。   闻到了。他说。   那香味是浓郁的,被田间的风挟带着四处流散。   可那香气,不曾在记忆里。儿时的油菜花只是父亲用来榨油的庄稼,只是用以调味平淡生活的佐料。我也曾在初秋的晨光里,陪同父母一捆捆将成熟的油菜背在背上,佝偻在贫瘠的山路上,稚嫩的肩头在隐隐的疼痛之后,尝到了生活的艰辛。   村里有一处地,叫叶坡。说坡,的确是一个山坡,可能油菜是一种耐旱的作物,所以父亲基本年年把它种在那里,而收割的时候就是一个问题,车子上不去,只好一趟趟地来回背。恰逢放假,我便在天还擦黑的时候,睁开腥松的睡眼跟随父母一同走上山路,趁着太阳还没有上来,伴随着黎明的舒爽,将沉甸甸的希望压在背上。   印象中的油菜,就是一截枯干擎满细碎的油籽,然后是被拔地而起,最后铡去根部,将干净的枝干以及油籽角一并碾压,金灿灿的油籽就这样堆在庄稼人的心上,那丰收的喜悦照遍了山村的角角落落。那时,我真的没有认真去欣赏过它的花朵,它的开放仿佛只是为了繁衍菜籽,仅此而已。所以,就算那时年年都可放任在大片大片的金黄里,却从没有用心打量过它的妆容,也不曾低头去嗅过它的一片芬芳。   如今,当我将自己淹没在异乡的这一片花海里,喜悦,甚至尖叫时,其实更应懂得这番心情来自幸福与快乐的生活,在平静、平和与温暖的岁月里,才能停下脚步,用心去欣赏身边的每一处风景。   没有了生活的苦难,才能放开心怀去拥抱生命的点滴美丽。于是,我不得不感恩这世间,感恩岁月,感恩它们带着我一路前进,让所有的美好破茧成蝶,彩衣翩翩。   历经四个多小时,终于顺利抵达右玉杀虎口,由于天气炎热,我们先挑选了一处阴凉,吃了东西,歇息了一会儿。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太阳依然毒辣,可我已迫不及待去感受曾经那浩浩荡荡的“走西口”,想要踏足那一方沉重的土地去听听历史的诉说。   只不过,今非昔比,曾经的战乱和贫困已然不见,人们过上了富足的日子,那小小的城门走出去的再不是别家离亲的伤心人,而是穿红戴绿的自由人。绿树成荫,道路平坦,还有喜笑颜开的右玉人,硝烟散去,天,分外蓝。   往事,碾作尘,躺卧在雄浑的大地上,成就了一声又一声的唏嘘,也蕴酿起一些现世安稳。   春花,秋月见证着来来往往的岁月,也书写着一路的离合悲欢。   刀光剑影也罢,马革裹尸也好,或是商贾云集、鼎沸喧嚣,再或是背井离乡,生离死别,都过去了。那里的人们像“沙棘树”一样,顽强地活着,迎接着新生活的曙光。   回时,导航指引了另一条路线,歪打正着路过了一处村庄,却是十二年前曾经生活过的一个地方。   你看,你看,那会儿咱们就在这里买东西。他说。   什么?我没有反应过来。   你忘记了?他又说。   好久,我才明白过来,可车子已经走出了老远。他拽着我的记忆,一点点拉伸,然后那段日子像梦一样,飘飘忽忽来到了我的眼前。   那时,我正怀着女儿,跌跌撞撞从北京逃了回来,一场”非典“强硬地改变了原有的生活模式。一大家人挤在一个院子里靠着几十亩土地过活,节俭惯了的婆婆在我的眼里可以说是抠门儿,她也从来不会因为我的妊娠反应而改变一下饮食,甚至我因为体弱而想买一袋奶粉,手里都没有零花钱,又不好与她张口要。后来,我们开始期许着有一个工作可以挣上五百块,只要五百块就够了,先度过眼前的难关。两个人私底下盘算着,仿佛那五百块已经捧在了手里,满心的欢喜止不住地跳跃着。   就那样,他带着我,带着肚子里的女儿踏上了异乡的路,到了一家石料厂做活,他从没有干过那么重那么粗的活,从小也不敢登山爬崖,可就为了那五百块,他什么都面对了。好不容易捱到晚上散了工,我便等着他一起穿过村子中的那条街,疲惫地回到租住的小屋。他说那一个月真的很累,很累。   现在我所能记起的只是来过这里,在这里为了五百块的憧憬曾经辛苦地劳动,还有房东是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其余,再想不起。   故地重游,生起了不少的感怀。村还是那时村,路还是那时路,我与他,亦还是那时人,只是,心情再不同,心境亦不一般。   又回过头去看了看那个小村庄,终久,它是远去了,甚至慢慢淡出了我的视线,就像生命里太多的记忆一样,终久会在岁月深处隐藏成一种安静,我们谁也不能停下前行的脚步。岁月,亦或人。   常常喜欢缅怀陈旧的记忆,其实也并非想永恒地停留在过去。只不过,我们喜欢怀念而已,而较之于怀念,我们又何尝不喜欢前行路上那些万紫千红,百媚千娇?   向前走吧,一路高歌。前方,总有太多的希望与美好! 癫痫病发作怎么急救荆州哪医院治疗羊羔疯最好湖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家要好些?